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花

我就知道11话出来米厨都炸了

码个傻白甜安慰下自己_(:з」∠)_

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了.....

国设有 露熊哥哥有 眉毛出场有 应该没什么雷点请安心食用!

最后!子米小天使!




伊万·布拉金斯基带着往常的微笑准备推开联五开会楼的大门准备回家,一开门被一头金发晃了眼。

“啊咧?这不是美/国君吗?”

他对着坐在不远处台阶上发呆的金毛问道。

啊啦啦,翘起来的呆毛真可爱,不知道一水管敲下去会怎么样呢。

“咦?俄/罗/斯?”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很健气很响亮,这个事情伊万一开始就知道。

“美/国君在什么呢~”

“没有什么。”

伊万看他手上捏着一朵蓝色的小花,来回搓着花朵的根。

“花?”他眨眨紫色的眼朝着那人问。

“嗯,是花哦。”

伊万觉得他很少和阿尔弗雷德这样安静的说话,自己也来了兴趣,笑嘻嘻的坐到旁边的台阶上。

“是怎么样的花?”

他没想到阿尔弗雷德会转脸看着他,被一双湛蓝的眼睛看的有点心慌。

和以前讨厌的眼神不太一样啊。

然后阿尔弗雷德不在看他,继续玩手中的花茎。

“以前我家没有这种花的哦,是从英/国那里引种过来的。”

“很普通的花啊。”

伊万确实有小瞧他的意思,这花丝毫不起眼,就算是开了漫山遍野也不会多吸引人,并不觉得有引种的价值,超级大国喜欢这么普通的花?

“是哦,在英/国超级普通。”阿尔弗雷德顿了顿,“很久以前我几乎要找遍整个北/美洲都没有找到。”

“哎?为什么?”

阿尔弗雷德撇了他一眼,“俄/罗/斯竟然会想听我的事。”

“嗯哼~那是当然啦,美/国君和我不是从很早以前就是朋♂友吗?”

“少骗人啦,不是想对我熊抱一下再嘎巴一下然后还想什么来着?”

“^L^想把你的眼镜分成十等份哦。”

“Hero才不会给你机会!”

“其实刚刚看着你金色的脑袋还想敲你一水管哦,要是染上血会更好看吧?你要感谢万尼亚还没有这么做吧。”

“不可能的啦。”

伊万摊开手掌,阿尔弗雷德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下意识就把花递过去。

“^L^原来你这么难找啊,看不出来哦。”

“我遇到过一个人类,他说这种花是他们国家最受欢迎的花卉,最后还是英/国帮我找到的。”

“英/国君真是贴心的哥哥呢。”

“啊哈哈哈……那个家伙啊,确实要好好感谢那个家伙。”

“那么你找到花,之后呢?”

“……”

“美/国君?”

“去世了,在英/国把花给我的那天,他的后代放进了他的棺材里。”

“哦?真是遗……”

“闭嘴,听Hero说!”

伊万无奈的笑着,这个人从来没变过的自大啊。

“那个时候我还对着棺材里白发苍苍的人喊‘David’,‘David’他都没有再睁眼。”

“人类的一生真是太短暂了。”

“为什么不在等等我,他到去世都不知道Hero真的找到了他喜欢的花。”

“我啊,最讨厌遗憾的事情了。”

“我记得刚遇见的时候差不多大,我才刚刚长高了一点,David就已经老的快要死掉了,他摸着我头发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奇怪啊……俄/罗/斯?”阿尔弗雷德看着那只伸过来放在头上的手,“你在干啥?”

“像这样?”

他说的是特地摘掉黑手套用裸手摸头的情况。

阿尔弗雷德拍掉他摸着金发的手,“才不是你这样,还有不要碰我。”

“啊啦啦~难道说美/国君讨厌肢体接触?也是哦,美/国君还这么小呢。”

“Hero的年龄才不是问题!现在我才是NO.1!”

“那么NO.1的英雄却连朋友的逝去都阻止不了呢。”

“……你还想打架吗俄/罗/斯!”

伊万笑的更深,“所以说美/国君还是小孩子啊。”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你啊!以前被我揍的那么惨!”

他看着阿尔弗雷德举起的拳头,松开了弯起的唇角,直视在平光镜后的蓝眼睛。

“现在请美/国君闭嘴我听我说。”

“从以前到现在,也只有我和美/国君你一起并肩站在世界的顶端。”

“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开心哦。”

阿尔弗雷德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俄/罗/斯你……”

“国家和人类本来就不是一样的,你不是也蠢到要和白鲸做朋友?”

“国家和国家之间虽然还是利益占多数,朋友也不是没有,美/国君这样的白痴当然会有朋友,嗯大概吧。”

“好了,美/国君现在可以开口了。”

“Hero从以前就很讨厌你。”

“^L^好巧哦,万尼亚也从来都没喜欢过美/国君哦。”

阿尔弗雷德站起来走到院子里阳光最直射的那块地方,然后大大的伸个懒腰,回头对伊万绽开一个标志性美/国笑容。

“俄/罗/斯。”

“什么?”

伊万戴好手套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然后举起了拿着花的手。

“有的事情说出来真是舒服多了,今天谢……哦Fuck!你给Hero站住!Hero非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这只俄/国熊!”

阿尔弗雷德气急败坏的把伊万卡在他耳朵和头发间的蓝铃花拽下来,朝着伊万逃跑的方向追过去。

“美/国君不减肥的话是追不上的哦。”

“你这只俄/国熊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亚瑟·柯克兰踩着军靴驻足在孤零零躺在地上的蓝花边,捡起来捧在手心。

“David说他已经知道了,笨蛋美/国!”

“他说谢谢你,阿尔弗雷德。”

然后让风带走了在手心的花。


-End-


顺便脑补下最后David灵魂和眉毛站在一起的样子【抖


评论(5)
热度(53)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