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脑洞试阅_(:з」∠)_

Moki君点的黑桃K和梅花K 狼米和露熊的梗

真是我最近几篇最难写的梗了!!!

嘛到最后还是发现二三事最好写【。

好的让我赶紧搞定这篇回归二三事!

发一下试阅还没完全码完就不打TAG了_(:з」∠)_

A面是黑桃K和梅花K设定 B面是狼米露熊设定

A面的梅花K是露 黑桃K是米 红心K是多一字 方块K是哥哥qwq 应该都知道的

B面现在还是动物设定后来会变成人的!【肯定状

崩坏严重 能接受的话我们看下去



王见王


大懒哥哥说故事时间到!

A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块不大不小的土地,那个地方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战争,既然有战争就会有输赢。

梅花国国王非常喜欢自己国家这种三叶草一样的图腾,意味幸运,事实上他确实是非常幸运的,在战争方面,几乎无人能敌,渐渐地他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国成长为一个战无不胜的国家。

与梅花国其名的还有方块国、红心国、黑桃国。

四位国王主宰着一片小小的地区,他们彼此都没有伤害别人的意思。

梅花国国国王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他觉得他和其他三位国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虽然他没有见过他的三位朋友。

然而野心并不是谁都没有的,红心国国王提议了四王会面的请求。

梅花国国王是第一个应允了这个要求的,他很开心终于能够和这三位朋友见上一面了。

“好期待啊。”

他笑着说。

梅花国国王穿着自己最华丽的一套衣服,披上带着三叶草点缀的绿色毛绒外套,拿起象征权利的国王手杖,他满心欢喜的准备去红心国赴约。

当他踏进豪华的宫殿的时候,坐在圆桌三角的三位国王目光齐刷刷的盯了过来。

“你们好,我来迟了,抱歉啊。”

梅花国国王礼貌的道歉,然后坐在那个准备好的椅子上,他抬头观察了一下三位国王的长相。

出乎意料的是,大家都非常年轻,尤其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一位——黑桃国国王。

他看上去可能是刚成年的模样,头发是非常纯正的金色,他戴着黑手套,穿着非常整齐的西装马甲和长外套,领口还绣着黑桃一样的图腾,面无表情的靠在椅背上,面前放着一个黑桃的时钟,正是现在的时间,似乎是注意到了梅花国国王的眼神,他眨巴了两下湛蓝的眸子,手掌撑着下巴弯起嘴角对他笑着。

红心国国王看上去很严肃,他的眼神像能看透人一样,上下打量着他的三位国王朋友,梅花国国王觉得他这位朋友的穿着有点可笑,他并不适合这样的粉嫩的颜色和设计,或许严谨的军装更适合他。

而方块国国王的头上戴着一枚小小的皇冠,一种从容不迫的华贵感,他闭着眼睛在微笑,手指灵活把玩着一株黄色的花。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想提议一件事。”红心国国王顿了一顿,“关于我们四个国王之间,究竟哪一位能够成为真正的领头人。”

梅花国国王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今日的会议是这样的主题。


B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非常美丽的森林,里面住着非常多的动物,在森林的外部有很多猎人,他们每天都觊觎着森林里那些能让他们发财的昂贵皮毛。

在这片森林的东部之王是一匹狼,他全身毛皮淡黄,唯独脖子那里有一圈棕黑色的毛,稀有的是,这匹狼有一对蓝眼睛。

他的性格很奇怪,有时候路过还会帮小白兔赶走那些狐狸,更多的时候他对这种事视而不见。

狼的性格孤傲,他打败了所有向他挑战的动物,坐上了这东森林之位的位子,也行为好斗经常会弄的一身的伤,他唯一的朋友是一只长耳兔,这只长耳兔不似一般兔子是红眼睛,而是一双罕见的祖母绿。

“嗷——”

狼站在最高的一块山头大嚎,胆小的动物们吓的马上缩回了自己的小窝。

有一天,一只狐狸在他睡觉的时候踮着脚走过来,狼嚎了一声想吓跑这只弱小的动物。

不喜欢狐狸这只谄媚的品种,很明显面前这只甩着大尾巴的臭狐狸还是只雄性。

“为什么不逃?”“尊敬的王,您很孤独。”

“我没有。”“您有,我看的出。”

“我没有。”“您有。”

“好吧,我很孤独,那又怎么样?”

狼甩了甩自己柔软的尾巴。

“您在希望有新的,更厉害的挑战者出现?”

“是的。”

“您为什么不去挑战森林西部的王呢,要知道,如果您解决了西森林之王,您才是这片森林当之无愧的王。”

狼伸个懒腰站起来,没有理狐狸,钻进了树丛里。

“您真是一匹胆小的狼。”

狐狸大声的嘲笑他,从树丛后面跳出来的长耳兔抓起石头砸中了狐狸。

“你这只丑狐狸少来鬼扯,赶紧滚。”

“你说什么!你才是丑兔子!我是这片森林最美的狐狸!”

狼重新找了一个听不到长耳兔和狐狸吵架打架的地方,窝在那里小憩。

西森林之王啊,是什么样的动物呢?


A

“恕我直言,红心国王您的野心未免太大。”

最先开口的是方块国国王,他无所顾忌的讽刺着红心国国王。

“哦?那么您可以试试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红心国国王反击他。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讥讽,黑桃国国王倒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还是保持这撑着下巴的姿势看着其他三人。

梅花国国王觉得这样不好,他开口劝道:

“其实,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个领头者呢?我们四个一起……”

“您真是太天真,梅花国王,如果我们都是这个想法,那么今天的会议就不会存在了。”

方块国国王看了他一眼,说出了今天最心平气和的一句话。

梅花国国王在心底叹了口气,为什么和平就这么难呢?

大家都是从战争中走出来的,一定要争个高低肯定还是引起战火,为什么要重蹈覆辙呢?

「国王注定是交不到朋友的。」

梅花国国王突然回忆起他的骑士和皇后担忧的目光,他们对自己这么说。

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只有自己还坚信着四个人是朋友。

“黑桃国王,您一直保持沉默,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红心国国王对黑桃国国王提出问题。

“我?我赞成。”

“哦?那么您也是想成为领头者?”

“不,我赞成领头者这个决定,并且推荐梅花国王成为这个领头者。”

梅花国国王马上迎来了其余两位国王凌厉的眼神。

“我,我没有要当领头者的意思。”

为什么黑桃国王要把自己扯进去啊?

“那么,您是放弃角逐这个领头者的位置,甘愿成为被支配的领土?”

方块国国王有点难以置信的问他。

“我……”

我不愿意。

“从现在开始,无论梅花国王做的决定是什么,我将全力支持。”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黑桃国国王站了起来,他拿起桌子上象征权利的时钟,走向梅花国国王然后站定在他的身边,把时钟和他的权杖放在一起。

“你们将对抗的是我们,当然红心国王和方块国王你们也可以结盟,不过我想大概不可能。”

黑桃国国王邪气的笑起来。

“我竟然都不知道梅花国王这么厉害,都已经将黑桃国王变成了自己盟友。”

“难怪一进门的时候梅花国王的眼神就在黑桃国王身上啊。”

另外两国国王自知现在自己的处境相当危险。

梅花国国王被他们的话红了脸,并没有一直都在看黑桃国国王啊!

而且发现自己真是小瞧这个黑桃国国王,他不仅把自己拉下水,还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

真是个可怕的年轻人。


B

狼回到自己窝的时候又带着几道浅浅的伤痕,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也遭到了长耳兔的指责。

“你又去打架了?”

“你怎么也会满身是伤?”

“我和那只丑狐狸打了一架,不过我赢了。”

“那只狐狸欺负你?我去撕了他!”

“别!你别去!他其实不是坏心眼的动物。”

狼是一根筋,既然长耳兔都不追究了,他也没有理由去追究,乖乖的趴在地上舔伤口。

隔天狼起床的时候没有看到长耳兔在他旁边忙活,他有点惊奇,于是在空气中嗅着长耳兔的味道,顺着这味道找到了狐狸的家。

为什么长耳兔会在狐狸的家?而且还在帮他梳理尾巴的毛,不过他那条好看的尾巴现在秃了好几块,都看见肉了。

“你这只死兔子,居然咬掉我的尾巴毛!我漂亮的尾巴啊……”

“是你说狼的坏话我才会咬你的。”

“可是这篇森林不会有两个王,西森林之王迟早也会找到他决斗,直到一方死亡。”

“我不要看到狼死!”

“蠢兔子,这是成为王的代价。”

狼没了兴趣继续听下去,他悄悄的离开那儿,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思考狼生。

刚出生的时候,我想成为这狼群部落的王,成为了部落王之后,想成为这东森林之王,现在已经当上了东森林之王,所以下一步就是要解决掉那个西森林之王了。

狐狸说的对,一片森林不会有两个王。

长耳兔回来的时候看见狼正在发呆。

“长耳兔,我要去找西森林之王了。”

“什么!你不要听那个丑狐狸胡说啊,你现在是东森林之王,已经很厉害了!”

“我会赢的。”

“……那么我也告诉你,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儿?”

“和狐狸去一个没有斗争的森林重新生活。”

狼没有说话,长耳兔收拾了几样东西,对狼说了句再见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会后悔的。”

狼对着空空的屋子说到。


A

梅花国国王坐上了自己三叶草样式的马车,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应该就会看到红心国国王和方块国国王的宣战声明。

又将会到来一场不知道多少年的战火。

马车突然停住了,国王撩开帘子问他的骑士为什么停车。

骑士说前面站着一个人,看样子是黑桃国的人。

梅花国国王眨巴两下眼睛,从窗口探出头,“是你?”

是黑桃国国王,他脸上洋溢着不可一世的笑容,小步的靠近梅花国国王的马车。

“梅花国王,我们现在是盟友。”

“你想要什么?”

梅花国国王开口问他的盟友。

“我想要去您的国家看看,不知道您是否答应?”

梅花国国王点点头,打开了马车的门让他上车。

到达梅花国的时候,黑桃国王率先下了车,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惊喜的大喊大叫。

“好大!梅花国王你们家好大啊!”

他的领土确实是四位国王中最大的,也是最让其他人觊觎的,就不知道眼前这位黑桃国王是不是也这么想。

梅花国国王把黑桃国国王带进了自己的宫殿,回城堡的路上他比梅花国国王更热情的和他的子民打招呼,“你们好!我是从黑桃国来的!是梅花国王最好的朋友!”

这架势好像梅花国国王带着他从外面娶回来的妻子一般。

“黑桃国王,为什么会选择和我结盟呢?”

梅花国国王问黑桃国国王,为什么不是红心国国王或者方块国国王。

年轻的黑桃国国王拉开雕刻繁复的红木椅子,一屁股坐上去之后把随身携带的黑桃时钟放在桌上。

“要说为什么,可能从你进来的时候就感觉你和其他两个人的感觉不一样。”

“不一样?”

“脸,他们的欲望完完全全表现在脸上,我对于这个领头者的地位毫无兴趣,但如果是红心国王和方块国王其中之一坐上这位置,我不允许。”

那么我就可以?梅花国国王在心里问自己。

“您完全可以选择自己去争取。”

“我说过,我没有兴趣,所以只能是你去当这个领头者,那么现在做一个约定,我帮你当上这个领头者,相对的是,你不能伤害我这个朋友,我亦如此。”

“你希望这一片领土是我们两个人主宰?”

“是这样,没错。”

要答应这个人么?梅花国国王对自己提出了这个疑问。


B

狼踏上了去西森林的路程,越是靠近西森林那里的温度就越低。

幸好他的毛很保暖,还不至于冻死在寻找王的路上。

“松鼠,你知道西森林的王在哪里吗?”“抱歉,我不知道。”

“眼镜蛇,你知道西森林的王在哪里吗?”“我的王,我不知道。”

狼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看见在天空飞翔的老鹰,或许他们可能知道。

“老鹰,你知道西森林的王,他在哪里?”

“我知道,他在一片非常寒冷的地带,那里全是冰块,他凶猛无比。”

狼对他道了谢,又踏上了寻找冰块的地方。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出门前洗刷的光亮的皮毛现在已经满是污垢,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冷,应该是已经靠近了那极冰之地。

好冷,好冷,好冷。

狼趴在地上围成一个圈,给自己取暖。

有那么一瞬间,狼后悔了,他为什么要离开那个温暖的地方。

“狼?在这种地方居然会有狼?”

在冷的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声音,然后眼前是一片雪白。

狼苏醒的时候是在一个冰块搭的屋子里,但是他并不觉得冷。

“你醒了?”

“你是?”

狼这才意识到自己团在这个动物的肚皮上,他跳下地仔细打量着坐在面前的这个白花花的动物,是熊吗?

“你的爪子,快要冻起来了。”

“嗷——”

狼痛苦的吼了一声,想立刻抽离他黏在冰块上的爪子,他动了动,和冰块黏在一起的皮肉就撕裂开了一块,流出的鲜血染红了透明的冰块面。

“别动!”

白熊走过来用厚厚的爪子打碎了那块冰,用自己暖和的爪子磨蹭还黏在狼爪上的碎冰,“真是个笨狼,你从来没来过西森林吧。”

狼点点头,“这里一直都是这么冷?”

“是的,一直都是。”

“你知道西森林的王在哪里吗?”

白熊转过脸看着狼,紫色的眼睛闪着光。

“你找他做什么?”

“打架。”

然后狼听到了快轰破冰砖房顶的笑声。


A

“这个约定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如果我们成功你的领土将会从这块土地的四分之一变成一半。”

梅花国国王保持沉默,继续听黑桃国国王的理论。

“就算以后我们产生了矛盾,我们开战,你也只是对抗我一个人,而不是面对三个敌人。”

“还是说你怕和我开战?”

“我想也不会,答应吧,梅花国王。”

梅花国国王对他说了声道歉,请他稍微等一会,命令了仆人上了些精致的点心给了黑桃国国王享用。

他出门和一直守在门外的骑士、皇后谈论这件事。

“陛下,我认为你应该答应黑桃国王。”

“不,陛下,我认为这是他的阴谋。”

梅花国国王这下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决定了,他垂下眸子,重新回到了黑桃国国王坐着的那一间房。

“梅花你回来了啊!考虑的怎么样……唔……这个好好吃啊!”

梅花国国王看着把糕点塞满腮帮子还叽叽咕咕的说话的盟友,“你喜欢就好。”

“多谢招待,那么你考虑的怎么样?”

黑桃国国王的眼睛非常独特,是一种充满希望的蓝色。

“让我在考虑两天吧。”

“没问题,不过我希望尽快,因为战争即将开始。”

他说的对,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

是和他一起对抗其他两位国王,还是独自一个人和三个敌人对战,红心国国王和方块国国王断然不可能结盟,他们会选择先攻打对方,还是……先针对自己呢?

第二天,梅花国的东部,战争硝烟弥漫了半边天空。

梅花国国王站在自己城堡的最高处,眼神凌冽而淡然。

“嘿!梅花!你瞧啊,红心已经开始了他的战争。”

黑桃国国王吃掉手中最后一片面包后,敏捷的顺着楼梯爬上来,拍拍手套上的灰尘,和他一起并肩看着远处燃起一片的战火。

他紫色的眼中映出了红色的火焰,这一战在所难免。

“黑桃国王。”

他轻轻的开口。

“我在。”

“我答应你。”

“我的盟友,叫我黑桃就可以了。”

他摘下自己黑手的手套,露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握住梅花国国王的手。

“梅花。”“黑桃。”

他们相视一笑。


B

“我没听错吧,你要挑战西森林之王?”

“有什么问题?”

狼觉得他们眼前这个看起来笨笨的熊嘲笑了,区区一头蠢熊居然嘲笑东森林之王。

“他住在比这里更远的更冷的地方,你找不到他的。”

“我会找到的。”

不过要是真的和他来一场厮杀,选个温暖一点的地方吧。

“好冷。”

狼没出息的往白熊的腹部毛里缩了缩,“这里没有火?”

“有火的话,我会死的。”

“你真可伶,你知道东森林吗?那里可暖和了。”

“我知道哦,一直想去看看呢,不过我无法离开这冰雪的世界。”

狼觉得白熊的腹部可真暖和。

为了不让狼冻死,白熊寸步不离的靠着狼,给他这里最后一点的温暖,白熊给狼抓了好多的鱼,可是狼并不喜欢吃。

“笨狼,我要出去一下,你不要死在我的屋子里。”

狼没理他,他觉得自己比之前能忍受这种鬼天气了。

过了半天,白熊在门外大喊:“出来,狼!”

狼甩了甩身上的毛,搓搓爪子走了出去。

“干什么?”

“我找到了一个稍微温暖的地方,你要不要来?”

“走吧!”

狼很高兴的猴在白熊的背上,“出发!”

他可不想自己的肉爪子再次被黏在该死的冰面上。

“不过去了那里,你就要自己一个人了,我不能去温暖的地方。”

狼愣住了,他趴在白熊的背上伸出舌头舔了舔白熊脖子的毛。

“那我不去了。”

“可在这你会冻死的。”

“在我冻死之前,你带我去见西森林的王吧。”

白熊把狼从背上摔下去,狼在冰上滚了一圈大嚎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全身都要结冰了。

“怎么了!”

“你已经见到了。”

狼眨巴两下蓝色的眼睛,“你说什么?”


-TBC-


评论(14)
热度(17)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