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方式

低谷产物



阿尔弗雷德赤着脚踩在沙滩上,望着无尽头的海洋沉默不语。

“万尼亚,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想的是什么?”

想你,想你,想你。

想到以后我都不能再见你,不能再和你一起说话聊天,不能再跟你一起吃饭睡觉。

我不想死,我舍不得你,阿尔弗雷德。

“那么你别死啊。”

不行啊,做不到啊。

如果能选择我也不想现在就死,可是这不是我能选择的。

你知道海水的味道吗?

“被海水呛进鼻腔口腔的时候,你难受吗?”

窒息的绝望。

说点开心的好吗?

“我今天好多了,以后也不打算在吃药了。”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恭喜你!

你要摆脱我了,你要摆脱我了。

我是你的梦魇。

“你有多久没见我了?”

很久了,三年了吧。

可你能见到我,我还在你的记忆里。

如果你的回忆像药片那么苦涩,就请你去找一颗糖吧。

“让我拥抱你。”

这点不行哦,你做不到拥抱一个死去的人。

我又何曾不想去拥抱我的爱人呢,阿尔弗雷德。

振作起来,擦掉你的眼泪。

“我要去找你了。”

别来,别来!

别过去,停下来!

“我不会被阻止了。”


阿尔弗雷德迈开脚步走向海洋,他掏出口袋里的药瓶,扭开瓶口让白色的药片掉进沙子里。

寒冷的十二月,他赤着脚站在最后一块海浪打湿的沙滩,丝毫也不觉得冷。

他在微笑,他继续走。

冰冷的海水没过他的小腿、膝盖、腰线、胸口、锁骨、脖子。

“我感受到了,窒息的绝望。”

我选择跟你一样的方式死亡。

“迎接我吧,万尼亚。”

一波巨浪盖过他的额头,阿尔弗雷德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海洋。


-END-


评论(8)
热度(30)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