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一见钟情

“你精分啊?”

伊万·布拉金斯基问他。

 

伊万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以为他已经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了,因为那是在一个灯红酒绿的酒吧里,他顶着的一头惹眼的金发在舞池和漂亮的大屁股妞跳贴面舞,喝多了以后还跑去充当DJ打碟。

不得不说他打碟的技术真糟糕。

而让伊万在意的不是这些,阿尔弗雷德的额前挑染了一撮基佬紫,伊万怎么看那撮紫发怎么不顺眼,好好的一头金发干嘛要去乱搞什么紫色,还有那张白净的脸,非要纹个星星在脸上,他不觉得痛?

——伊万其实并不知道那是画的,不是纹的,紫发也只是一次性的,他更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其实还未满20岁。

伊万坐在角落里独自品酒,他并不是来约炮或者什么其他的,酒吧难道不是单纯来喝酒的?只是这些人在酒吧里做了一些和喝酒无关的事,当然这跟他也不相干。

他只是从进来就被那个人吸引住了目光。

阿尔弗雷德喝多了,他的脸颊已经开始泛红,他趴在桌上一对有神的蓝眼睛水汪汪的盯着过来过去的人。

难道他是想找个顺眼的人来上一炮?伊万这么猜想着。

看来不是。

他拒绝了所有搭讪的人,顺便还揍了一个试图去摸他屁股的壮汉,等到了12点一过他被两个人接走了,一个粗眉毛的男人和一个留着胡渣的男人。

哦难道他们要玩3P?真是看不出来这人这么浪,那么他是在上还是在下?

如果是在上就有点可惜了,想看看他红着脸被操弄到高潮的样子。

伊万愣了一下,为什么会对一个初见不到两小时,甚至都没有说话的人产生这样的性幻想,伊万对自己直了25年的性取向产生了怀疑。

原来被掰弯是一瞬间的事情。

 

今天是伊万连续第7天来酒吧了,很遗憾的是自从第一次之后他再也没有看过阿尔弗雷德了,所以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对那个可爱帅气的小伙子一见钟情了。

在不知道姓名没听过声音没有靠近过五米之内的情况下。

我们可以说伊万是爱上他的脸了,毕竟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就是一见钟颜啊,他想和那双秒天秒地秒空气的蓝眼睛对视,他想用鼻尖去磨蹭他的鼻尖,想用自己嘴去吻他唇形姣好的唇瓣,顺便舌头也可以跟他的舌头来一场交流。

可是他再没有见过阿尔弗雷德了。

 

距离伊万坠入情网已经过去了23天,他觉得自己憔悴了许多,但必须得每天把自己弄得精神无比,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随时在街上碰到阿尔弗雷德,如果会他一定马上冲过去跟他要联系方式,或者直白的跟他说:

“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

就算回答是一个耳光一个拳头一脚踢在生殖器他都认了,他想和阿尔弗雷德说话,快想疯了。

可他还是没有见过阿尔弗雷德。

 

距离伊万第一次见阿尔弗雷德已经过去了56天,他对阿尔弗雷德的想念一点也没有减少,不是有人说这样一句话吗?

如果一见钟情能维持两个月的热情还不变,那么是可以考虑和他谈一场恋爱了。

距离两2个月还有4天,那么这4天会不会发生一些令他期待的事情呢?

他要帮自家妹妹去图书馆借两本书,这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伊万觉得阿尔弗雷德不是适合去图书馆的人,所以他没有想过能在这里碰上他心心念念的人,或许那个人不是阿尔弗雷德,只是长得很像。

因为那个人只有金发没有额前挑染的紫色,脸上干干净净的也没有纹身,还戴着一副眼镜。

看起来就跟正在努力学习的大学生一样,他在很安静的看书研究,右手不停的在本子上抄写,偶尔遇上不理解的东西还会皱眉,看累的时候会闭上眼睛揉揉太阳穴。

为什么伊万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他实在很喜欢这张酷似阿尔弗雷德的脸,他已经坐在隔壁两桌盯着这个人看了两个小时,其中娜塔莎打了十个电话全部被他拒绝了,后来索性直接关机了。

这一切都只为了看阿尔弗雷德。

他要走了,收拾了笔和书装进自己的书包里。

伊万猛的站起来,膝盖还撞到了书桌弄出很大的声音,这声巨响引起了很多的人注意,也包括即将出门的阿尔弗雷德。

“同学,同学你等一下!”

“叫我?”

阿尔弗雷德睁大了双眼,用食指指向了自己。

啊,听到了他的声音。

“没错,你能跟我出来一下吗?”

阿尔弗雷德挑眉,“有事?”

我想认识你,我想跟你交朋友,我想当你男朋友,我想跟你上床……

哪一个都不对吧?

所以伊万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话,他稍稍低头对上那双仿佛无边际的海蓝色眸子。

“你精分啊?”

搞砸了。

搞砸了!

搞砸了……

“什么?”

“不不不……我的意思……我认识一个跟你很像的人,他也是金发蓝眼,不过他有一撮紫色的头发脸上有纹身,除了这个你们几乎长的一模一样,我以为你是他。”

伊万慌张的解释,他从阿尔弗雷德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也是啊,一开口问人家是不是精分,哪个正常人能干这种事。

“那你说的这个人,他叫什么名字?”

阿尔弗雷德问。

对,伊万不知道他叫什么,他张张嘴说不出一句话,连胡诌一个名字都说不出来。

这些铁定被当成神经病了吧。

“我不知道……”

 

伊万对阿尔弗雷德一见钟情的第108天,他和阿尔弗雷德很像的这个人在蓝蓝路吃汉堡。

“你真笨,喜欢我就直接跟我说啊,居然傻的去酒吧等我2个月。”

阿尔弗雷德咬了一口汉堡,白色的沙拉酱沾在了他的脸颊上。

伊万用手指抹掉他脸上的酱,放进自己嘴里舔掉。

“所以我第二次见你就跟你表白了。”

“那也能算表白?Hero可没见过像打架一样的表白。”

“‘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这样还不算表白?”

“如果你不是那样把我拖出去的话。”

是的,伊万是把一脸笑意的阿尔弗雷德拖出了图书馆的,然后用一个少女都喜欢的壁咚方式把他按在墙边,他自认为一般女孩子都受不了这种方式,但是阿尔弗雷德不是一般的,也不是女孩子。

“干什么?想打架?Hero可不会输!”

“我不是想跟你打架,我……我,我想跟你说……”

“说什么?你能先不这样吗?我快被你逗笑了。”

这么近的距离对伊万来说不是更折磨?他快被那双带着笑意的蓝眼睛迷死了。

“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

阿尔弗雷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啊?”

 

伊万爱上阿尔弗雷德的第233天,阿尔弗雷德穿上大毛领的皮衣黑裤和长靴,对着镜子把自己额前的金发喷成了紫色,又用专用彩绘笔在脸颊画了一颗五角星。

不同的是,他踏进酒吧的时候伊万就已经在那个角落等他了。

“先生,你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暧昧的笑着。

“请坐。”

坐下之后他翘起长腿用靴子的鞋尖在伊万的裤脚左右来回摩擦,或者这足够称呼为——挑逗。

“我听说有人一直在打听我,先生你知道是谁吗?”

“有幸邀你跟我共度一晚是我的荣幸。”


-END-

想了一下还是发粗来了=L=

反正经常会写很多莫名其妙的短篇没发出来的大概屯的三篇的样子算了懒得发了以后放个文包

好了二三事今晚见

评论(12)
热度(111)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