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琼斯家二三事【40】

1928

显然他们已经完全忘记我的存在,因为他们更加肆无忌惮了。

什么体位姿势都已经开始说了。

他们是觉得我听不懂吗?

不!设定就是艾米丽小天使什么都懂!

 

1929

打断他们!

“爹地,爸爸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我好困。”

骗人的,飞机上睡了那么久怎么还会困。

“把你女儿哄睡觉了之后你还有力气愿意为我做一顿饭吗?亲爱的万尼亚。”

“我的荣幸。”

 

1930

所以说要套住一个男人的心,先套住他的胃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了。

其实,不如说吃货太容易被绑定了。

有的吃就跟着走了……这样很危险啊,爸爸。

 

1931

话说回来,这顿饭我也可以吃吧?

照顾一下长身体的小朋友,绝对可以吃。

“爹地,我也……”

我也想吃!

“艾米丽应该吃饱了,不用做太多。”

“……”

喂!这人是我亲爹地?

 

1932

而且,不用做太多是什么意思?

平常吃的多的是我吗?是我吗?是我吗?

爹地你甩锅的技能越来越高深莫测了,我很慌啊。

 

1933

爸爸偷笑了一下,不对没有偷笑,是很正大光明的笑出了声。

“阿尔弗说真的,你总这么喜欢欺负艾米丽。”

对啊对啊,你看爸爸都看出来了。

你看出来也不帮我一下?你忘了是谁帮你成功追到他的?

是我啊!

 

1934

“这是父女交流感情。”

是啦,谁家父女交流感情是女儿专业背锅啊。

“爹地!爸爸的意思是让你少欺负我!”

然后我被打脸了,还是很没面子的那种。

“嗯?不是哦,我只是很喜欢阿尔弗和艾米丽的这种相处方式,所以并不觉得很过分。”

哦,呵呵。

 

1935

我一定不是亲生的。

 

1936

捂住脸,我没脸见人了。

只能听见爹地的笑声在耳边回荡,很魔性很洗脑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米丽·琼斯你听见没有?”

听不见!我聋!

 

1937

有必要去做个DNA鉴定了。

虽然我跟爹地很像,但是我可没他这种恶劣性格!

哼,不管再好吃饭我也吃不下了!

随你们腻歪去吧!

 

1938

然而我没有想到是,他们那个小屋子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大。

我以为肯定是豪华别墅那样的,跟我们在美/国的房子差不多,意外的朴素。

问题来了,有我的房间么?

难道我要睡杂物房?

 

1939

打死我也不信他们真的会帮我准备房间。

因为那个时候谁都不知道有个我存在,原谅你们了。

“艾米丽宝贝,等下给你收拾一间房让你睡,不过要稍等一会儿。”

“谢谢爸爸,没事的。”

爸爸应该还是很希望我们陪他住这里的吧。

 

1940

他们的小屋子离爸爸原本那个夸张的家不是很远,应该也是爸爸特别安排的。

爹地急着下车的时候被爸爸阻拦了,爸爸体贴的帮他整理好了围巾。

哎,这世道,都没人管我了。

我只好自己帮自己了,顺便提一下这个围巾是一套的。

是一家三口的那种。

 

1941

是某一天我和爸爸去逛商城的时候看中的,不要吐槽每次都是我和爸爸去逛,因为爹地真的宅到一种程度了。

围巾的标配是黑色红色和粉红色,但是爹地觉得红色太不适合他就把黑色占为己有了。

爸爸也没什么不满,乖乖拿着爹地不喜欢的红色的围巾,现在还系着呢。

很巧的是我们都系上了这一套。

 

1942

这就是心有灵犀啊,让我好好的骄傲一下。

好了言归正传,爸爸先下了车去开铁门的锁,虽然是长久没人住但是院子都很干净。

花花草草都有修剪过的样子,难道爸爸经常会托人整理?

看来他很珍惜这里啊,和爹地有过共同回忆的地方。

 

1943

提一点不满的,爹地居然没有要帮我提箱子的意思!爸爸也没有!

我觉得他自从来莫斯科,心里就没有我了。

满心的都是爸爸!!!

虽然这很让我高兴但是我吃醋了!

 

1944

好,发泄完了。

我自己提箱子跟着进去,拍掉了爸爸想帮忙的手。

女英雄才不要别人帮忙呢!不要!

 

1945

“阿尔弗走吧。”

喂,喂!你们就真的不帮忙了?

爸爸提着爹地的箱子跟他说咱们女儿长大了,爹地也点点头赞同。

你们……懂不懂傲娇啊?

好生气,好气好气。

 

1946

踏进家门之前我以为爸爸会在很明显的地方挂着他们的结婚照什么的。

他们没有结婚我忘了,啧啧。

这事以后再说,反正迟早也会成真的,毕竟他们俩这么帅。

“没变化啊。”

爹地愣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当然,就算要有变化也是你来改变它们。”

 

1947

你们要这么回忆当年我也没意见,先让我进去好吗?

冷啊!

行动永远比脑子想的快,我从他们之间的缝隙钻进去了,扑进了软绵绵的沙发里。

灯光是我喜欢的暖黄色,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香味和爸爸身上的味道很像。

用熏香还是比较让我意外的,这么小女生的心思居然会是我那个爸爸做的事?

 

1948

我怀疑爹地有多动症是很有理由的,比如他现在东摸摸西跑跑的。

都要把每个抽屉都打开看完了,看样子是在确认里面放置的物品都没有移动过。

这人疑心病真重啊!

“阿尔弗的多动症是治不好了。”

你看大家都知道!

爸爸笑着按下遥控器开始看新闻,虽然我是很想看看言情肥皂剧之类的,但是电视里面叽里呱啦在说什么鬼啊!

 

1949

然后我发现,他们都在等我睡觉。

为什么呢?

我只是去个厕所说拉屎,回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已经抱在一起亲了。

好吧,我再当一次窃听小天使吧。

 

1950

因为沙发超宽敞,爹地已经脱了鞋子躺上去了。

当然头是枕在爸爸心口哪里的,这样很浪漫吧?听着心跳什么的。

爸爸自然是像搂着最珍贵的宝贝那样啦,嘴唇在爹地的呆毛附近磨蹭着。

直觉告诉我这样很危险,爹地这么敏感我估计他很快要被抱回卧室。

 

1951

至于做什么就心照不宣啦!

“我想你了,阿尔弗,我最想念你的时候你就来了。”

“感谢我吧?你知道艾米丽就是矫情,一周不见你就吵的我头疼。”

“是这样啊……”

爸爸憋着笑亲了一口爹地的脸颊。

“就是这样,小孩子都喜欢粘着双亲,你又对她那么好。”

 

1952

啥?

你重复一次,给我重复一次让我听一下。

我觉得我的耳朵可能不太好使了,而且槽太多了我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了。

这个人真是不要脸啊,谁想谁矫情好了吧!

 

1953

“那么我们是不是该给小可爱准备一份礼物?我一直很感谢她。”

一定是爹地对我太差的原因,爸爸这句感谢竟然让我感动的要哭了。

“没有她的话,就无法再次和你重逢了。”

爸爸这么补充到,爹地只是闭着眼睛听。

其实并不是我制造了机会啊,这都是天意和缘分。

 

1954

我特别相信缘分这东西,比如爹地和爸爸就是一对完美的举例。

当我还在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的时候呢,爹地做出了一个举动。

我猜他是嫌爸爸啰嗦了,竟然扯了爸爸的领带咬住了他的喉结!

哇哦——我可以把这个当成挑逗吧?

 

1955

“啰嗦死了,Hero等你半天了,做不做?”

啧啧,这么直白,仿佛刚刚傲娇的那个人不是他。

爸爸举双手认输,“别咬,让我等半天的是你啊。”

我觉得,你们都在互相等对方啊,既然现在都等到了还在纠结这些干嘛?

抱他啊!脱他衣服扒他裤子啊伊万!

 

1956

也许是感觉到了爸爸的痛,爹地已经换成了舔。

他这个举动让我想起来露喵总这么喜欢给米喵舔毛舔爪子,还有舔蛋蛋。

咳咳,少儿不宜,我也不知道爹地会不会舔那里啊!我不知道的!

看吧看吧,这么撩爸爸的下场就是被狠狠的吻住了。

 

1957

我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们的舌头在不停的打架,哦不,说的好听点吧……

在纠缠,你来我往的纠缠。

不知道是不是俄/国人的吻技都很好,反正每次被吻的软成一滩的都是爹地。

瞧瞧你那个没出息的样子,都伸手搂住爹地的脖子不停的加深这个吻了。

 

1958

下面的事情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回房间了?

总不能真的这样来一发吧,我我我我不想在厕所一直待着啊!

每次想这么打断他们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要被雷劈了。

“唔嗯……万尼亚回房间吧……”

好好好,我的亲爹地我求你们回房间!

 

1959

爸爸无视,开始解掉爹地的衬衫纽扣了。

我也不是没看过爹地的果体,白白净净的那种或者满是吻痕的那种都见怪不怪了。

这次的情况有点不一样,爹地的胸膛小腹都泛着红,看上去特别美味的那种!

“阿尔弗忍不住了?”

“你想要怎么样?别脱我裤子啊……”

我没有要看爹地那个蠢裤衩的意思,赶紧捂住眼睛。

 

1960

太丧病了,为什么你都30岁了还要穿超人胖次。

还是三角的也太骚了。

不承认你是我爹地十分钟。

 

1961

十分钟足够他们脱光光了。

我还是装作看不见直接回房间吧,就这么办。

当我踏出厕所第一步的时候我想起来一个问题。

那么多间房,哪间是我的?

(இωஇ )……

 

1962

我讨厌你们!

 

1963

事实上还是爸爸比较厉害的,偷听小天使无疑还是被发现了。

“阿尔弗正常点,你要在女儿面前发情吗?”

又不是没有过……

“抱歉爹地,打扰你们了。”

“嗯……不,没有,艾米丽你饿了?”

爹地啊,你岔话题的技术跟你的吻技一样糟糕。

“不饿,但是我困了,爹地你能带我去我的房间吗?”

 

1964

赌五毛他也不知道我住哪间。

爹地转脸吻了爸爸一下,“咱们的小天使应该住哪儿?”

你问就问啊,亲他干嘛啊!

“……这个问题,我觉得我准备的那间房已经不适合艾米丽了。”

好会吊胃口啊,原来的房间怎么了?

 

1965

爹地和我一样的表情,一脸懵逼。

爸爸又一粒一粒的把纽扣扣回去了,裤子也拉好了,我终于不用看内裤了。

故作神秘的爸爸牵着爹地上楼,我自然也跟着走了过去,停在了其中一间房的门口。

我注意到爸爸从一串钥匙中找到了最可爱的那一把开了这扇门。

 

1966

为什么最可爱……因为系了一个蝴蝶结,比起那些普通的已经算很可爱了。

打开门的一瞬间我就被苏到了。

看样子是用心布置的婴儿房,有小木马和婴儿车,和满地的玩具。

“万尼亚这是?”

爹地你笨的我都要哭了。

 

1967

爸爸牵着我们进去坐在软绵绵的地毯,这层地毯的厚度坐上去也感觉不到地表的冷。

还有那个公主一样的床!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不对,是所有女孩子梦寐以求的!

相比之下我小时候睡的……简直是猪窝啊,爹地。

于是我忍不住抱怨了一下爹地。

“爹地我都没有睡过这么可爱的房间。”

“Hero觉得你现在的房间很不错啊。”

算了,算了。

 

1968

爸爸揉了揉我的脑袋,“艾米丽这就是你的房间。”

是啊我看得出,虽然我没有住过。

“阿尔弗,这是你消失的第三年我闲着无聊的时候布置的,直觉认为我们会有个可爱的女儿,她会喜欢粉红色的公主床和很大的熊玩偶。”

爸爸你可以试试买彩票了,直觉太准了。

 

1969

但是这个尺寸显然不是婴儿睡的,不如说是适合我这个年纪睡的。

我疑惑的望着爸爸,他只给我了一个笑容。

我是不太懂啦,难道他是准备到我结婚之前都帮我准备好不同年纪睡的床?

哇哦——可是我长大说不定就不喜欢了。

 

1970

笨蛋爹地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握紧了我的手。

你终于发现小时候没有把我当成公主养很对不起了吧?

“抱歉艾米丽,是爹地没想到那么多。”

原谅你啦,我想也知道你这样的大老粗不会准备这些。

好在爹地这么疼我,不会计较的。

 

1971

然后他就说了一句我恨不得踢他的话。

“爹地没想到跟我姓琼斯的居然会喜欢粉红色。”

……有什么必然联系么?基尔伯特叔叔30岁还在用粉红色的床单呢!

“噗……阿尔弗你重点是这样?”

爹地有点窘迫的抓抓头发,脸都红了。

“……如果我没有离开就好了。”

 

1972

爹地终于开始懊悔这件事了啊……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以为爹地绝对不会后悔做这个决定。

爸爸一把抱住了他,“阿尔弗现在陪着我就够了,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要你的负罪感。”

爹地乖乖的靠着爸爸听话说话。

本来不困的我听着听着也就觉得眼皮好重,趴在爹地的腿上就睡着了。

 

1973

模糊之中好像听到爹地和爸爸说什么感谢的话。

“晚安,艾米丽,最该感谢的是你。”

道谢也太陌生了,完全不需要啊。

只要以后我们都在一起就好,我特别喜欢看爹地无理取闹然后爸爸摸他脑袋宠溺的笑容了。

太好啦,我终于也在梦寐以求的公主床睡上一觉了。


-TBC-


久违的更 久违的撒糖 大家还记得我么

弧太久已经完全忘记二三事要怎么写了...撒糖都不顺手了

马丹是时候放勤劳的大懒葛格出来了!!!【假的

其实是污海天天花样催文的结果【。

那么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见!

评论(12)
热度(84)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