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Touch[5]

*欢迎收看医者屌心
*心理医生露x性冷淡患者米
*傻白甜向



伊万忍不住去揉了揉他的金发,阿尔弗雷德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狡猾可爱还会卖萌的猫,顺着他的毛摸就会亲昵的用脸颊磨蹭你,留下他的气味,最相似的一点莫过于就连怕生这一点了。


【5】 纠纷

 

喧闹的人海不会因为阿尔弗雷德的身体不适而停止流动,围观的群众多数都是看热闹的心态,偶尔一两个会关心的问状况。这些都被伊万礼貌的拒绝了回答,或许是被围观的心烦气躁的原因,他干脆搂着怀中的人直接走了出去。

单手拨开人群,紧紧搂住怀里颤抖的身体。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又开始产生幻觉了,仿佛一个春心萌动的少女,他幻想伊万会这么一直的拥着他,他们会排开一切的困难,然后他们会在一起。

终究他还是摇摇头把这些奇怪的想法丢出去了,脆弱的时候任何念头都不足以为真。

医生的表情很凝重,阿尔弗雷德觉得那个表情很像电视剧里的医生因为没能及时抢救病人而沉重的表情,这点他有点不理解。

“伊万我说真的,心脏跳的好快,我都不怀疑他是想从嘴里蹦出来。”半开着玩笑的语气,阿尔弗雷德试图缓解伊万的心情,可他的表情没有改变。

至于看出了那么一丝心疼的意味,阿尔弗雷德只当是眼花看错了。

伊万既不说话也不看他,一个劲的拉着他走。阿尔弗雷德倒觉得有点好笑,明明是他要求在人海里适应环境,现在不乐意的还是他,这位医生是不是太任性了一点?

“已经离的很远了,伊万,可以停下来了,伊万?”阿尔弗雷德多次呼唤他的名字,事实上他不讨厌医生的拥抱,他的拥抱很让人安心,即便是炎热的夏天。

直到伊万带着他真正的远离吵闹的人群才停下脚步,而人来人往的远处早已回复了原本喧哗,似乎是已经忘记了刚刚发生来的小插曲。

没有谁会在意一个意外,也没有人会记住一个擦身而过的路人。阿尔弗雷德耸耸肩,他本意也不是想这么引人注目,如果不是伊万突然的拥抱,他们可以悄悄的离开人群,或许没人注意到他身体的不爽。

说到这个拥抱,无论多少次想起还是会不自觉的微笑,他没有想过他的医生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拥住他,甚至还说了那种宣告主权的话,那话占有欲极强。

这么久以来阿尔弗雷德一直都觉得他们的关系很简单,病人与医生,朋友与朋友。可他的医生总是出其不意给予一个惊喜,这样的惊喜难免让他多想。

“阿尔弗雷德,在想什么?”医生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

“啊……没什么。”

阿尔弗雷德有些慌张,又马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别做出什么蠢事才好。

“心脏不舒服或许是你太紧张,有没有眼前发黑的症状?你的脸色不太好。”伊万抿唇,“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

伊万将他安置在远离人群的长椅,坐下后一直垂着头不说话,阿尔弗雷德平稳了自己的心跳,转脸的时候隐约能看到他的医生露出了很懊恼的表情,但其实他不擅长安慰别人。

“伊万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知道我其实……”阿尔弗雷德的语速一向快,着急的想说出心里的想法更是差点嘴巴打结,整个人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我是说,这没什么的!迟早都会要走到这一步,提前去面对也挺不错的。”

自知这番话丝毫起不到作用,伊万像是没听见似的,阿尔弗雷德干脆也垮下肩膀不说话了。他不喜欢这么沉默的气氛,但是伊万现在是不想理他的,也没必要故意的找他讲话,只好撑着脸发呆。

也许这个时候让他自己想一想比任何语言上的安慰都有用。

伊万一抬头的时候看到的是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倒映着霓虹灯的闪烁,纯净的像是清水一般的眼神在发现自己望着他的时候燃起了笑意,唇角和眉眼向上弯曲的角度都刚好。

那是比霓虹灯光还要夺目的笑容。

“没事了?伊万,你是不是可以带路去吃晚餐了?我饿了!”

阿尔弗雷德歪着头对他笑着。

 

晚餐是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流食。阿尔弗雷德站在店门口的时候还在怀疑伊万是不是哪根筋不对,明明说了贵一点好一点的,结果伊万是带他来喝粥的。

“别忘了你还是个病人。”

这是伊万对他的回答,虽然他极度不想承认,但是他确实差点就上了手术台,不过伊万推荐的应该不会很差吧。

而且他还顺带补了一句话。

“阿尔弗,其实不一定是贵的才好吃。”

这句话阿尔弗雷德理解的是伊万有所指,并不是单纯的表面意思,但伊万那个意味深长的笑他就看不懂了。

他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就被伊万自然的拉着手臂走进去了。

然后,伊万是被阿尔弗雷德的反应吓到的,他没想到这位小少爷的吃相是这么的……豪放?他以为一本正经的柯克兰先生会是很严格教育弟弟的人,比如吃饭的时候不能发出声音,刀叉尽量不要和盘子碰擦之类的。

可是阿尔弗雷德现在的样子真像个路边捡到的,三天没吃饭的小乞丐,前提是忽略他干净的脸颊以及昂贵的衣裤。

“阿尔弗……”

“这个好棒,这个也好棒!伊万你怎么不吃?不要客气,我请得起!”

伊万忍不住去揉了揉他的金发,阿尔弗雷德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狡猾可爱还会卖萌的猫,顺着他的毛摸就会亲昵的用脸颊磨蹭你,留下他的气味,最相似的一点莫过于就连怕生这一点了。

当然,脾气不好的时候咬人这一点出奇的一致。

伊万把自己的手从他嘴里抽出来,他咬的不狠只留下了浅浅的牙印和一层唾液,伊万不慌不忙的取出纸巾擦掉沾在虎口的水光。

“我要给你开张检验单了,短期内有被猫或者狗咬伤抓伤过?有没有口渴或者畏光的现象?”伊万微笑,将纸巾丢进垃圾桶,仿佛在诊断阿尔弗雷德真的得了狂犬病。

阿尔弗雷德被他问的一愣,这可能就是医生的职业病,无论什么状况下都喜欢用疑问的口吻询问。他并不喜欢在诊室之外的问诊,毕竟面对布拉金斯基医生的时候他总不能忘记自己是个病人。

“布拉金斯基医生,现在你已经下班了。”阿尔弗雷德放下手上的勺子,“伊万,我不希望我们在私下里你还把我当病人,我是普通人,我的精神没有问题。”

阿尔弗雷德没想到的是伊万顺手拿了张纸巾替他擦掉嘴角沾到的酱汁,亲昵的像是亲人,不,是恋人的行为。吓得阿尔弗雷德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作之大直接让椅子“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他打掉了那只还悬在空中的手,表情很尴尬。“伊万,你这样我会误会的,还是说你对所有的朋友都会这样?”

伊万的吃惊并不比他少,悻悻的收回手,手背已经开始泛红,阿尔弗雷德拍的相当用力。

“抱歉,我不会对别人这样。柯克兰先生对我说过,他希望我把你当成弟弟一样看待,可能我的行为让你不舒服,我很抱歉。因为我只有妹妹,没有弟弟。”伊万坦诚的道歉,他句句真话,没有对阿尔弗雷德有半点隐瞒。

“亚蒂?”默念了自己哥哥的名字,阿尔弗雷德扶好了椅子重新坐回去,“你该了解一下这种行为只会对小孩子或者女孩子有用。”

伊万噗嗤一声笑出声,对上那双明亮的蓝眼睛。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的反应并不输给其中之一吧,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在生闷气,他已经拒听了布拉金斯基医生三天的电话,自从那顿晚餐之后。就算情商堪比小学生的阿尔弗雷德也看的出他是故意的。

那顿晚餐不欢而散,阿尔弗雷德从钱包抽出一张卡扔在桌子上就走了。

“我还是觉得不舒服,先回去了。”

他也想过那时候伊万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会是很失望吗?

阿尔弗雷德呼出一口气躺在沙发上思考人生,准确的说是思考伊万。

他和伊万到底什么关系,那个人能在短短的二十几天之内就能让自己如此亲近,而这二十多天还不是天天见面的状况。

“弟弟啊。”阿尔弗雷德喃喃自语。

如果是对弟弟的话,那样的动作也情有可原。就像是亚蒂替他擦嘴角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一样,但重要的是,亚蒂不会那么做。

阿尔弗雷德的家里的温度一直很低,平常都无比舒适的温度今天居然觉得冷,手臂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如果再这么吹下去他觉得自己的那个不安分的阑尾可能又要开始闹别扭了,于是取了个薄毛毯裹在身上准备午睡。

逐渐踏入梦乡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隐约又听到了手机的震动声,他估摸着肯定是伊万所以根本不想理,谁知道过了两分钟之后座机铃铃铃的响起来了。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翻个白眼,很显然他已经知道是谁了,秒速接了电话不给对方开口的先机:“亲爱的亚蒂你就不能不打扰我睡觉?”

“阿尔弗雷德·F·琼斯,现在立刻给我从沙发上爬起来,换掉你的超人T恤和裤衩,然后去医院。”

阿尔弗雷德眨巴两下眼睛,看了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和躺着的地方,超人T恤和裤衩,躺在沙发上。

“亚蒂,老实说你是不是在家里装监控了?”阿尔弗雷德扯扯自己T恤。

电话另一边的亚瑟嗤之以鼻,“混小子,布拉金斯基医生都告诉我了,你都做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思考了一下最近这几天,否定了这个问题。

“没有,亚蒂我什么也没有做。”

亚瑟皱眉,声音更严厉了些,“你得诚实,阿尔弗雷德。”

“我发誓……哦,可能是我对他的态度不太友好。”

阿尔弗雷德的坦诚反而让亚瑟炸了毛,他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度。

“别这样亚蒂,他说什么了?”稍稍把听筒远离了耳朵,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的耳鼓膜都有点回声。

“布拉金斯基医生和我说你拒绝治疗了,说说看为什么吧,嗯……他的原话是医术不精不适合当你的医生。”

阿尔弗雷德努努嘴,忍不住弯起嘴角。这个医生是看准了自己怕哥哥这个弱点吧?什么医术不精这种话明显不是伊万会说的。

“没有,只是最近比较累,我今天会去医院的。”放松语气,这么回答着哥哥。

电话那头是沉默,亚瑟眯着眼睛,手指在桌面不停的敲打着。

“阿尔弗雷德,你变了很多。”

至于具体变了什么,大概是只有亲眼看见的时候才知道吧。

挂掉电话的阿尔弗雷德果断换了衣服取了车钥匙就出门,如果现在赶过去大概是伊万送走第一位病人的时间吧,运气好的话可以留在他的诊室和他聊聊。

但熟悉的七楼并不是他熟悉的场景,流动一向很快的医院今天交通堵塞了。刚踏出七楼电梯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猛然的一哆嗦,伊万的诊室面前围了一群人,不同年龄层次的人。

阿尔弗雷德想忍着强烈的反胃感冲进去,但是他一个人现在根本没办法做到,光是稍微靠近一点点就难受的要命。他决定找了远处的座椅先缓缓,大口呼吸平缓自己的不适感。

他看向狭窄的走廊,平常大概也只能有三股人流来回走动的距离今天硬是挤了三倍人,阿尔弗雷德不由的皱起眉头去听他们在谈论什么。

“布拉金斯基不配称为医生!”

“他不仅没能治好,还在伤害自己的病人!”

“这样的人趁早滚出去!”

阿尔弗雷德越听头越疼,不止这些无理的话,还有些不堪入耳的脏话他自动过滤掉了。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伊万会惹到这些人,怕是这么闹一下对医生和医院的名声也有很大的影响吧。

阿尔弗雷德掏出手机编辑一条短信发了过去,试探性的问伊万,结果他的回复让阿尔弗雷德一阵恼火。

「伊万,今天方便去就诊吗?亚蒂跟我通了电话,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下次吧,阿尔弗雷德,今天病人很多。」

难道现在这个状况他还能安心的在里面帮病人看病?阿尔弗雷德不喜欢这样的谎言,虽然知道他是逼不得已。

那群人说的越来越难听,甚至还用脚和道具去破坏门锁,阿尔弗雷德起身去楼梯口透透气,过道里的空气污浊的他呼吸都困难。

习惯性的从口袋摸出一包烟,含在嘴里的一瞬间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了亚蒂刚刚在电话里才叮嘱过要少抽,他苦笑一声把一整包丢进了垃圾桶。亚瑟对他这方面很放任,平日里也懒管那么多,如果不是伊万拜托他的话,也许他根本就想不起来这事。

说到抽烟这个问题,虽然那位医生也抽但是自从第一次的意外,阿尔弗雷德甚少看到他叼烟的模样,身上也没有烟草味,而他也提醒过自己要戒烟的问题。

阿尔弗雷德发现他现在很想见伊万,那个人就在离他三十米都不到的地方,然而这么短的距离,他们之间隔了好几扇门、好几个十个人。

那是阿尔弗雷德一直最抗拒最害怕的鸿沟,但这一次他想试一试,越过人群走到他的身边。

作为朋友,伊万可以帮他从人海中带出去,那么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不能把他从一群流氓围攻之中解救出去?

 

阿尔弗雷德回到走廊的时候人丝毫未见少,惨淡苍白的灯光把那群人照的更是凶恶了几分。拨通了伊万的电话,长久的是“嘟——”的声音,伊万没有接听,阿尔弗雷德也不挂断,顺手丢进裤子口袋。

诊室内的医生被外面的人弄的心神不宁,想看书都被打扰了。正巧这时候阿尔弗雷德又是短信又是电话的轰炸,他犹豫了下还是按下了接听,电话里是一片吵杂。

“……阿尔弗雷德?”

握紧了拳头,阿尔弗雷德深呼吸,手背拨开人群的瞬间漫上心头的反酸感就他想退缩,手背和臂膀接触到陌生人粘腻的汗液,阿尔弗雷德死死咬住嘴唇不吭声。

“让一下……”他的声音在人群中毫不起眼,拥挤的人群不停的蠕动,阿尔弗雷德发现他的衬衫已经湿了,一大部分不是因为他自己流的汗,而是别人的汗液全蹭在他的衣服上。更有甚者用手肘击中他,阿尔弗雷德侧身挥开他们。

当他挤到人群最前排的时候整个人都狼狈的不像个少爷,顾不得现在的形象是多么的糟糕,冲过去夺下了领头人挥舞的横幅扔在地上。

“该死的这都写了什么!”他颇为激动,手背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们,“伊……布拉金斯基医生是一位好医生,你们不能这样诋毁他!”

他注意到一边坐在轮椅上的人,眼神呆滞,唾液都顺着嘴角一直往下流。是那个在诊室突然病发攻击他们的人,那么现在是这群人来追究伊万的责任了?

陌生人在成群结队的逼近,阿尔弗雷德懦弱的后退了几步,直到背部抵在诊室的大门。

“小子,劝你赶快滚!这种没有医德的人渣不配称为医生!”

脑子一片混乱,满是丑恶的嘴脸以及肮脏的粗话,即便如此他仍然挺直了腰板瞪着所有人,明亮的眼睛毫无畏惧。

“那么你告诉我,布拉金斯基医生做了什么没有医德事情?在我看来他是一位十分出色的医生,我和我的哥哥都非常信任他。”阿尔弗雷德不卑不亢。

那群人开始了一阵嘲笑,声音之大让阿尔弗雷德产生了短暂性耳鸣,他赶忙堵住耳朵缓解压力。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开始顺着脸颊往下滴,有第几滴甚至还落进了他的眼睛了,酸涩的眨眼都要流泪。

“他?随意伤害自己的病人,精神病人本就情绪不稳定,然而他竟然还用玻璃制品砸向病人的头,试问如果就这么颅内出血,他布拉金斯基担当的起?这是故意伤害罪!”那人的语气十分霸道,像是认定了伊万是凶手。

阿尔弗雷德缓了口气,呼吸逐渐正常。

“莫须有的罪名不属于他。”没有太多的赘述,阿尔弗雷德语气坚定,“你可知当时的情况?布拉金斯基医生一向温和,他不是会随便攻击病人的。”

那人死死盯着阿尔弗雷德,突然笑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

“你的家人,我是说坐在轮椅上的这一位,他是精神病人,也许他病发的时候伤害别人不用负责,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该迎接他的利刃!布拉金斯基医生是正当防卫,我可以证明!”他现在也太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语句是否通顺,他急于想替伊万辩解。

他的医生温柔,绝对不是会主动攻击别人的。

“你的意思是,你也在场?”

阿尔弗雷德咽了一口口水,点点头。

“是的,是这位先生用剪刀攻击了医生,然后还想攻击我,布拉金斯基医生才迫不得已的制服了他。”诚实的诉说着,希望获得他们的理解。

没想到的是他们更加疯狂了,矛头从针对伊万变成了针对他,阿尔弗雷德面对越来越靠近的人群开始慌张,贴着门框的手心早已出汗,但他绝不让这些人做出一点能威胁到伊万的事情。

“瞧啊!这个人,他和布拉金斯基一起合谋伤害我的弟弟!黑心的医生还有他收买的病人,他们还想推卸一切的责任给一位精神病人!”

阿尔弗雷德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他说出的话会被如此误解,或是故意的理解成他们想要的那样,人心是如此的可怕。

突然的,紧靠的门打开了,阿尔弗雷德失重没站稳就朝着后方倒过去,但他知道,会有人接住他的。

伊万稳稳地接住倒过来的人,习惯性的扶住他护在身后,脸上还是熟悉的微笑,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的软糯。

“阿尔弗,谢谢你。我都听到了,原本不想让你搅合进这种事情的。”

转头去看那一群人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发现伊万的笑容带了些凶狠和危险。

“那么,就解决一下我们的事情吧。”

他的语气冰冷,像是西伯利亚的足以冻死人的寒风。


-TBC-



——————————————————————

恭喜布拉金斯基流氓扑捉到一只脑残粉!

总是露保护米也看腻了所以稍微来点不一样的好了x

开启护夫模式还故作坚强的米看起来好好吃啊www



评论(15)
热度(110)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