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Touch [7]

*欢迎收看医者屌心
*心理医生露x性冷淡患者米
*傻白甜向
*过度章没什么意思



伊万的笑意阿尔弗雷德从电话里都听出来了,真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伊万会突然重复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话。

“我会治好你的,阿尔弗雷德。”

 


【7】 变化

 

正值艳阳高照的上午,地表温度高的好像隔着鞋都能感觉到灼烧脚底的炎热。阿尔弗雷德躺在室内23°的舒适环境呼呼大睡,全然没有听到静音状态下手机的呼唤。

显然他是忘了今天的计划。

医生重重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手机,心想着小少爷这赖床的习惯得好好改掉了。如果阿尔弗雷德还记得起来,那么现在应该是他第一天去伊万的诊室打工的时间。

等到他揉着眼睛从床上下来的时候伊万已经吃上了午餐,阿尔弗雷德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过分低的温度刺激的他一个激灵,赶紧找了双拖鞋套上。他没有经常会看手机的习惯,直到发现了来自于他主治医生十几个未接电话。

“伊万?今天没有预约吧。”阿尔弗雷德歪着脑袋思考着,突然间他的瞳孔瞬放大失了焦距,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糟糕!我忘了今天要去工作!”

午休时间的医院人群并不密集,只有无处可去的人会在椅子上暂且休息,心虚的阿尔弗雷德避过他们去了无比熟悉的那一栋楼,其实他没有问过伊万是不是还在诊室休息,但直觉告诉他,伊万一定在等他。

叩叩——清脆的敲门声,阿尔弗雷德握了握门把,没有上锁。

“伊万。”屋内的医生正坐直了身体书写着什么,阿尔弗雷德顺手关上了门,“抱歉,是我忘记了今天的事情。”

“没关系,今天就算了。”

阿尔弗雷德咬咬唇,大步流星的走向了他堆满了文件的桌子。他的诊室不大,门与桌子大概也只有几步的距离。

他还想和伊万说些类似于“明天我一定不会忘的”这样保证的话,但医生搁下了指缝中的笔,骨节抵着太阳穴按压着,阿尔弗雷德看的出他十分疲惫。

“伊万也许你该休假了,去旅行放松放松?”阿尔弗雷德试探的问。

伊万摘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放在一边,绛紫色的双眼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病人。阿尔弗雷德已经在他面前放下了戒备,初次见面时的安全距离他也已经不在那么看重了。

“老毛病了,倒是阿尔弗雷德你迟到是要有惩罚的。”话刚落音,阿尔弗雷德的表情立刻就有了变化,他弯着嘴角对阿尔弗雷德提出了要求,“帮我按摩下太阳穴如何?”

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道了句没问题后将椅子提起来移到伊万的对面,着手从他的额角开始搓揉。他鲜少干活,指腹柔软且光滑。

阿尔弗雷德的手法娴熟,但他并不会经常帮别人这么舒缓压力,唯一的对象可能是哥哥。伊万思索了一下亚瑟曾经对他说过的一些关于阿尔弗雷德的事情,并没有提到这一点,那么就是给自己做的次数比较多了?

“感觉怎么样?”

“很舒服,你会经常这么做?压力很大的时候?”

阿尔弗雷德突然被睁开的一双紫色的眼睛盯着。伊万的眼神温和,就像是和普通朋友之间聊天的眼神,友善的问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过的如何这样的问题。可阿尔弗雷德只觉得他被温和的眼神看的胆怯。

“布拉金斯基医生,别什么时候都把我当病人。确实有的时候会这样,多数是因为被亚蒂唠叨的,还有的时候看书或打游戏时间太久都会。”

伊万了然的点点头,示意阿尔弗雷德可以停止了。在他出现之前,确实是因为忙碌了一早晨而疲惫不堪,午休的私人时间依旧在忙着准备下午病人的事宜,长久以来他也习惯了这种生活,可是他不得不承认,阿尔弗雷德进门的那一刻开始所有压着他的疲累倦怠通通扔到了一边。

伊万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换上了某种依赖症。

 

弗朗西斯的撩妹计划是被某个不识相的精神科医生打破的,新来的小护士被情场高手撩拨的脸红心跳。弗朗西斯正用着当下火热的壁咚方式把护士小姐禁锢在墙壁和自己的怀抱之间,性感的薄唇在红透的耳边徘徊。

“打扰一下,弗朗西斯,你要的资料。”伊万靠在门框上习惯性的带着微笑,对眼前的状况视若无睹,视线扫过整洁的桌子,“放在桌子上?”

“当然。”被打扰了好事的,弗朗西斯有些不悦。

耸耸肩抽离的撑在墙壁的手掌,对着护士小姐道歉:“抱歉了甜心,请你吃饭得下次了,因为现在有个没人陪的男人需要哥哥我的开导,不过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能忘记哦。”

单纯的护士小姐红着脸跑了出去,横冲直撞的以至于差点被门框绊倒,出于本能的,伊万赶紧扶住她的肩膀稳住身体。

“没事吧?小心一点。”

“没、没事……谢谢!”

伊万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冒失,顺手关上了门。

他看见的是弗朗西斯坐在椅子上一脸玩味的表情,双手手指交叉撑着下巴,将姣好的面容暴露出来,弗朗西斯如果不是医术高超的话其实选择去当明星也不错。

伊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觉得弗朗西斯是选错了职业的。

“想不到你也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吸引女孩子的注意,伊万,她出门的时候看了你好几眼。”弗朗西斯顿了顿,“你也多留意了她几眼对吗?”

他的敏锐让伊万稍稍吃了一惊。

“确实是,你不觉得她的头发很漂亮?你拜托她什么了?”伊万笑着,将手上一堆资料放在桌子上。

随手翻看了几份,大多是一些普外科的手术资料,他的注意力立刻从枯燥的文字上转移。

“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金发的姑娘了?”弗朗西斯起身将资料分类放在身后的柜子里,背对这伊万,“别想那么多好吗?我只是拜托她每天帮我取一份报纸送到我的诊室而已。”

伊万对他的私生活没有干预的意思,他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他除了自己和自己病人的事都不太关心。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安静,来电是悠扬婉转的女声,一句歌词还没唱完,弗朗西斯迫不及待的接听起来。

“宝贝你可算回我电话了!”

伊万朝他挥手示意自己先出去了,对于私人电话他没兴趣听,听他的称呼和语气应该是他那个恋人没错。

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恋人是谁,或许他应该感谢一下弗朗西斯为他介绍了一个十分有趣的病人——阿尔弗雷德,他恋人的弟弟。

“小亚瑟我发誓我没见过阿尔弗雷德,好吧……见过一次。”

伊万轻轻的关上门,准备回自己的诊室收拾收拾。踏出了大约二十步的距离,他摸到了自己口袋里准备交给弗朗西斯的U盘,伊万摇摇头抱怨了一句,转身走回了外科诊室。

他没有要听弗朗西斯打电话的意思,门锁因为有点问题关不牢,关上了也会自己弹开露出一条间隙,伊万停住了脚步,房内的声音从缝隙中落进了他的耳中。

他听到了弗朗西斯和亚瑟的谈话提到了他自己。

“……伊万?他的医患纠纷?居然第一件事是问别人……哥哥我好伤心啊。”

他们之间会有关于自己的话题确实有点奇怪。

“确实是有,医患纠纷哪儿都有,这不足为奇,只是你怎么知道的?”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小亚瑟……我问过伊万他轻描淡写说那群人被警察带走了,就没有下文了。”

“哦?是他拜托你?然后用钱打发了?天哪……亚瑟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弟弟的个性,他什么时候在乎钱了,你的意思是他要求保密的?”

“小阿尔终于也长大了,这事他干的漂亮,他的病情绝对有了改善,我当然知道。”

“你瞧,我说伊万很了不起的没错吧?你下次回来阿尔弗雷德就能给你一个拥抱了,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

伊万皱眉,听不全他们的对话只能靠自己的想象猜测了,接下来都是弗朗西斯的甜言蜜语了,适时的离开了哪儿,他握住了口袋里的东西决定明天再说。

几句短暂的对话他大概可以猜的出,是阿尔弗雷德解决了他的医闹,那群无理取闹的人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出面所以才没有继续骚扰他,甚至连对他的名声影响都没有。

要知道他确实已经做好了医生的职业生涯随时结束的心理工作了,闹事者的突然消失让他安心了许多,只是没想到一切都是因为阿尔弗雷德,他那几天一直说忙没有时间来医院都是为了帮他解决问题?

伊万确实是有感动的,他帮阿尔弗雷德治疗,阿尔弗雷德也帮他解决棘手的问题,他们仿佛认识了许多年的好友,一切都不需要诉说。

医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他现在很想听听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永远充满朝气的声音。

他有点拘谨,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一下跳的越发厉害的心脏。

“阿尔弗?你有空吗?”

对面的阿尔弗雷德声音还是响亮清澈。

“你可真会找时间打电话,我刚刚进了浴室手机就响了,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想……嗯……想听听看你的声音。”

说出口后伊万才有些后悔,他是想问问阿尔弗雷德关于那群闹事者的时候,但是他既然没有提过应该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才对。然而一转开话题才想起来阿尔弗雷德应该不喜欢这样暧昧的语气才对。

果然对面是良久的沉默。

“抱歉,说了这样的话。”

“……现在听到了?作为让你听声音的回报,明天叫我起床吧。”

当然没问题。

伊万的笑意阿尔弗雷德从电话里都听出来了,真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伊万会突然重复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话。

“我会治好你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准时准点的到达他的打工地点——伊万的诊室。

托伊万的福,他已经很久没有起这么早了,他踏进医院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病人了。阿尔弗雷德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人员稀少的路线绕去伊万所在的7楼。

伊万已经整理好了一切,还为他腾出一张桌子,该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那架势仿佛阿尔弗雷德真的就跟他一个岗位一起工作了。

“早安,阿尔弗,昨天睡的好吗?“伊万取出了柜子里全新的工作服递给了他。

“给我的?”阿尔弗雷德看起来是十分高兴,他套上了工作服的样子像得到了新衣服的小孩子,“谢谢,我觉得穿这件衣服的人都很帅气!”

“你穿也很帅气,好了,你今天的工作就是当一个倾听者。”

阿尔弗雷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听从了伊万的吩咐,一早上都在听他和其他病人的谈话。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好像因为阿尔弗雷德的存在很不安分,几度紧张的发抖或者要哭泣,这样的阵势让他不知所措。

他投向伊万以求救的目光,而伊万则是淡淡的看着他,挂着笑容把病人的关注转到自己身上,开始和他们闲话家常。

伊万的问题并不犀利,这也是阿尔弗雷德为什么见了他一次之后没有换医生的原因。他有一分不属于医生的特定温柔,对着所有病人都是如此,也难怪原本亢奋或是悲观的病人都能在他的安抚下逐渐绽开笑颜。

伊万有一种特别的气质,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他比任何人都适合做心理医生。

倾听的同时也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考虑到伊万是靠嘴皮子吃饭的人,阿尔弗雷德不时的给他倒水。伊万忙起来似乎都忘了自己长时间缺水的问题,嘴唇已经干燥的翘起了皮,阿尔弗雷德索性把杯子递到了他的嘴巴,强硬的看着他。

当然他不是故意用开水去烫伊万的舌头的。

“感觉如何阿尔弗?听了一早晨有什么想法?”伊万捧着自己的水杯送走了早晨的最后一位病人。一早晨阿尔弗雷德都安静的不可思议,几乎就没有说几句话。

“你的问题真多,问每个人都不一样。”他执起伊万放在口袋的右手,中指的茧尤其的厚,因为常年写字的原因,他的指甲也长的不正。“总算知道这茧怎么来的了。”

“我问的都是因人而异的问题,阿尔弗你就光研究我的茧了?”

伊万哭笑不得,他想让阿尔弗雷德看看他工作的情况,也顺便锻炼接触不同的人,可是他的重点竟然是手上的茧。

事实上他也没资格说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握住他的手十分温暖,是他十分喜欢的温度,握在手里最安心的温度,他的注意力全部被这双手吸引了。

“打扰一下……请问布拉金斯基医生在吗?”

吱呀一声推门的声音,随后是一道细细的女声。

“我在。”伊万回答门口的人,顺手握住阿尔弗雷德的手背在身后藏住。

阿尔弗雷德本想收回手,奈何被他握的紧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也想试试牵手会不会有不适,暂时来说是没有的,伊万握住他的感觉也不差。

越过他的肩膀去看来人,是个护士,一直低着头声音也很低,护士帽藏不住她一头金色长发。

“伊万她是哪位?”阿尔弗雷德忍不住问他。

“……阿尔弗你难倒我了,我不认识她。”伊万想了想,只有关于这头金发的记忆,“你是昨天在弗朗西斯那里的护士小姐?”

“您……您还记得我,我姓米勒。”她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高大的两人。“我来给您送午餐的。”

“午餐?我没有特别需要专人送午餐哦,米勒小姐不要被弗朗西斯骗了,你也快去休息吧,工作半天很累了吧?”

“我……我是自愿的,明天还会来的!那么,先告辞了。”

她放下了手上的午餐红着脸跑了出去。

阿尔弗雷德觉得现在的气氛有点微妙,但是这样的场景又好像很常见。

“伊万,你是不是可以松手了?”他移动了两下手指,戳弄了伊万的手背。

医生给他的回答就是拉着他出去共进午餐了。

第二天阿尔弗雷德伸着懒腰推开门的时候,护士小姐已经站在门口了,她的目光从阿尔弗雷德和门之间的空隙不停的往屋内看。

“米勒小姐?你找伊万?”阿尔弗雷德看着他手里的午餐,眨巴了两下眼睛。

伊万从屋里探出头,对着害羞的小护士笑起来。

阿尔弗雷德突然从心底涌起一阵不知名的酸涩。

 

-TBC-

十分不在状态的一章...

卡了一整晚也写不出来东西 那么下次见

我敢说不会有比今天写的更差的东西出来 如果有那我一定枪毙


评论(20)
热度(87)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