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Touch[8]

*欢迎收看医者屌心
*心理医生露x性冷淡患者米
*傻白甜向
*总算有点进展了



阿尔弗雷德伸出那只被伊万握过的手,也不知道是对着护士小姐还是在自言自语。

“他的手有茧,如果是十指交叉的方式握住硬硬的很不舒服,但掌心的温度却怎么也不想放手,尤其是抬头瞬间就能看到他的脸他的笑容,是雪原的阳光。”


【8】 矛盾

 

接近午休的时间,就诊的病人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空荡的走廊只留下了三个人面面相觑。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像个硕大的电灯泡,杵在他们两个之间。

稍微有点脸色的人都能看出护士小姐的心思,更何况伊万这样擅长猜测人心的心理医生。他的笑容在阿尔弗雷德眼里怎么看怎么扎眼,难道医院不禁止护士和医生之间的恋爱?

“米勒小姐,麻烦你了。”

“不麻烦,真的不麻烦,布拉金斯基医生好好休息,下午还要工作呢。”

伊万道了声谢谢,接过了护士的午餐。

他们没有更多的交流,害羞的护士小姐捂着脸匆匆跑开了,伊万也端着午餐走进了屋子里。还煞有其事的点评了饭菜,例如这个不爱吃,下次告诉她不要这个之类的。

阿尔弗雷德重重的把门关上,一屁股坐下不出声,眼神飘忽在窗外的风景。伊万的话让他有点吃惊,在他认识医生的这段时间内从未看到他和女性有过接触,伊万也否认过女朋友这个事情,那么他现在的表现是希望有段恋情的发生?

即使他不讨厌护士小姐给他每天送午餐事情,可是阿尔弗雷德很反感。

他不是很清楚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奇怪,他还没有被治好,也不希望看到伊万身边有别人的出现。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有点自私,自己因为心理方面的问题不能交女朋友,可也不想看到伊万有。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伊万轻轻的推动了他的肩膀,“叫你了很多次,你在想什么?工作会不会觉得累?”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不想搭话。

“你要对我诚实,阿尔弗说出你的心思,闷闷不乐对你的病情没有好处。”伊万强势的扭过他的肩膀,直视他的眼睛。

那双一向清明的蓝眼睛此刻多了些迷茫和不解,阿尔弗雷德偏头躲开了来自医生的注视。

“你是要以身作则告诉我怎么和女孩子谈恋爱吗?布拉金斯基医生,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免了。”阿尔弗雷德缓缓的开口,语气平淡像和陌生人交谈。

伊万低头轻轻的笑出了声,接下来他做了一个让阿尔弗雷德的瞪大双眼的行为。双手捧住他的脸颊,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距离近的睫毛末端几乎交叉在一起。

提醒着阿尔弗雷德发生了什么的,是一瞬间烧上脸的温度。

他连说话都开始打颤:“伊、伊万……太近了……”

“讨厌吗?现在的感觉。”但伊万并没有停下的意思,紫水晶一般的眸子闪着暗光,鼻腔里充满了阿尔弗雷德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

阿尔弗雷德不会说谎,但他也不确定是不是太过突然的动作导致身体没有反应过来,他决定等一等。这么维持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他仍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伊万主动抽离了贴在他脸颊的手掌。

“不讨厌对吗?从你的眼睛里没有看到任何负面不满的情绪。”

阿尔弗雷德甩甩脑袋,无视自己正在发烫的脸颊,“那你看到了什么?”

伊万没有回答,抱着胸依靠在桌子边笑着,那个笑容比以往更灿烂,像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

“阿尔弗,我觉得你可以尝试去拥抱一下你的朋友们,不要觉得自己做不到,我是医生,我的诊断就是你可以去拥抱。”

他是不会告诉阿尔弗雷德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什么,他眼中的兴奋是导致伊万心情变好的原因,他断定了阿尔弗雷德不反感,甚至还在期待更多。

可现在还不是在做其他行为的时机。

是不是针对他一个人现在还不敢确定,如果阿尔弗雷德可以毫无顾忌的拥抱别人了,说明他的病情逐渐在好转,有朝一日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下午的工作时间,伊万比平时更有劲头,但阿尔弗雷德还是兴趣平平,撑着脸颊看着伊万工作。

他的食指与中指夹着一只钢笔,原本整张的白纸已经被记录的满满当当。伊万的脸是典型的斯拉夫人长相,当然阿尔弗雷德是问过他的,在此之前他没有认识过别的斯拉夫人。

阿尔弗雷德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伊万用那么特殊的方式为他点烟,他以为那一次已经是最近距离的接触了,可没想到今天的小插曲打破了那个记录。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面对面,准确的说是面贴面的交流了。

伊万的鼻梁高挺,嘴唇却偏薄,两片薄唇不停地和对面的病人说话,眨眼的时候都能看到雪色的纤长睫毛在颤动,因为工作习惯带着眼镜,阿尔弗雷德看不到他此刻的眼睛是什么样的。

“那么我的建议,你该每天保持好心情,做一点让你觉得愉快的事情。下定决心找一个人,和他好好的谈一场恋爱,把你从现在糜烂的生活拯救出去。”伊万说的十分坦诚。

对面的病人紧皱眉头很痛苦的表情。

“谢谢医生,我会考虑的。”她向着伊万深深鞠躬,离开了诊室。

阿尔弗雷德只顾观察着伊万的表情动作,注意力丝毫没有放在对面的病人身上。更不懂为什么伊万为什么像检查作业一样抽问他。

“阿尔弗你有在听吗?刚刚是怎么样的病例?”

“不知道……这很重要吗?伊万,别人的病情我无法多关心,我自顾不暇。”

伊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阿尔弗,她和你是完全相反的类型,她有性【和谐】癖,沉迷于和不同的人发生性【和谐】行为。那么我问你,你现在对性【和谐】交的看法有什么改变?”

“改变?”阿尔弗雷德歪着脑袋,拿过了伊万摊在桌子上记录的资料,粗略了扫了一眼。“没什么改变。”

伊万看着他,听他继续说。

“依然觉得恶心。”

伊万摇了摇头。

 

阿尔弗雷德今天放假了,被伊万放假了。

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觉睡醒了就跑来了医院,难得的假期依然积极地给伊万做着义工。

不过在去楼上的时候他意外看到了那位暗恋伊万的护士小姐,她今天似乎没有给伊万去食堂拿饭,一个人靠在窗边发呆。阿尔弗雷德其实很讨厌医院的伙食,伊万也看的出,所以自从他来了之后伊万几乎是每天都带着他出去吃。

医生带他去的餐馆自然是人多又吵杂的地方,和他以前去的餐厅有这天壤之别,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开始慢慢的习惯餐馆这样吵闹的环境了。

她时不时的看着自己的怀表,阿尔弗雷德猜测她是在等伊万下班。

“米勒小姐,好巧。”阿尔弗雷德礼貌的和他打招呼,他想顺便测试一下自己是不是能够和女孩子更一步的交流。

“你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诊室的义工先生?好巧,今天没有上班?”她面对阿尔弗雷德的时候表现很正常,没有脸红。

阿尔弗雷德试图朝她迈近了一小步,却被油然而生的反胃感逼的缩回了脚。

“今天伊万给我放假了,我还有点事情找他……你在等他?”

提到伊万的名字,护士小姐突然有些扭捏,她甜甜的对着阿尔弗雷德一笑。

“布拉金斯基医生真是温柔呢,我给他做了午餐,不知道他是不是不爱吃,给他拿去的医院午餐都没有动过,我想应该是不合他的胃口。”

阿尔弗雷德忍住了没笑出来,他挺想告诉眼前的护士小姐真相的。不是不合伊万的胃口,是不合他的胃口。

“先生你知道布拉金斯基医生喜欢吃什么吗?我想给他多做一些。”护士小姐仿若一个坠入爱河的人,满心都是在想什么讨着伊万的欢心。

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每次和伊万吃饭,好像都是自己点了喜欢的食物伊万跟着吃,他好像没有透露过究竟喜欢什么食物。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每次都是我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倒是你说他温柔,我很赞同。”阿尔弗雷德想,大概没有人不觉得伊万不温柔吧。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偏脸看着充满期待的护士小姐,他问:“米勒小姐,你喜欢伊万?”

被问到敏感问题的护士手忙脚乱的解释着:“啊……不是……我、我……”,抿着唇点了点头。

“这样啊,有机会你一定要牵牵看他的手,厚实又暖和,尤其是不安的时候被握住就像走在莫斯科寒冷的冬夜有人为你披上了一件棉衣。”说完还特地点点头,觉得自己说的非常准确。

阿尔弗雷德伸出那只被伊万握过的手,也不知道是对着护士小姐还是在自言自语。

“他的手有茧,如果是十指交叉的方式握住硬硬的很不舒服,但掌心的温度却怎么也不想放手,尤其是抬头瞬间就能看到他的脸他的笑容,是雪原的阳光。”

护士愣在原地,眼前这个人所说的一切,仿佛是以布拉金斯基医生的恋人自居的。可他说的那么自然流畅,仿佛这些动作他们无时不刻不在进行着。

面前人的笑容刺痛了她,她匆忙的和阿尔弗雷德告别,说还有工作要忙。阿尔弗雷德握紧了拳头,敛住了笑容。

阿尔弗雷德踏入那间熟悉无比的诊室时,桌上摆着一个特别可爱的饭盒,看样子就是女孩子的爱心便当。伊万埋头书写着,丝毫没理正在散发着香气的午餐。

“她来过了?半路碰上她了,还向我打听了你喜欢吃什么。”

闻声伊万抬眼看了来人,“我不是让你休息?频繁的工作对你的精神压力大,还有,如果你想知道我吃什么,我可以告诉你。”

阿尔弗雷德一阵想笑,伊万是暗示他吗?叫他做饭?

“我没兴趣知道,但米勒小姐有兴趣。”阿尔弗雷德嗅了嗅空气里的味道,一股不熟悉的女性香水味,“她的香水味道挺好闻的,但我不喜欢。”

他知道伊万的诊室没有放香薰的习惯,而来就诊的病人也不会因为看病而特地的喷香水,况且这味道还很浓重,说明是不久前刚喷后才到处走动。

伊万瞥了一眼冒着白气的午餐,视线重新回到阿尔弗雷德身上。伊万自己也没发现,任何场合任何人在,只要阿尔弗雷德的出现,他的视线就绝对离不开他。

“如果贸然的对她说会很失礼的。”

阿尔弗雷德攥紧了拳头,压低了声音生怕谁听到似的。

他说的是:“一定要对谁都这么温柔吗?”

这是伊万的优点,他赞美无数次的优点,但他现在越来越讨厌他的这个优点了。

“你说什么?”

“我没说话。”

医生一时间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分明听到阿尔弗雷德说话了,只是没听清,而阿尔弗雷德的否认只能让他低下头继续了自己的工作。

 

阿尔弗雷德不擅长说谎,他也不想骗伊万,只好说这几天朋友回来不方便去医院就诊或者旁听,事实上他一直闷在家里。

他不愿意去医院,准确的说他是不想看见伊万和米勒的互动,光是想想护士小姐每天喜滋滋的做着午餐送到伊万的面前,伊万还笑嘻嘻的收下吃的开心……

他就一阵一阵的犯恶心,身体的反应比他的思想更加诚实,冲进了厕所对着马桶就是呕吐。这两天他也没吃过什么东西,除了酸水也呕不出什么,胃部还在不停的痉挛抽搐。

阿尔弗雷德有点绝望,他不仅连自己的肢体接触没有治好,连带着想着伊万跟别人亲密接触都要吐,这么下去他真的要去见上帝了。

再次相见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本着只是想去安静的地方喝杯咖啡,踏进咖啡厅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伊万和米勒,他们有说有笑的聊着,伊万还帮她倒了一袋糖包进咖啡杯里。

阿尔弗雷德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胃冲进了厕所。

猛烈的吐了一阵,冲掉了呕吐物盖上马桶盖子,一屁股坐了上去。他蒙住脸不知所措,身体在轻微的震颤,胃酸还在翻江倒海。

阿尔弗雷德知道了他的病发了,可是现在既不是在人群拥挤的空间,也不是有人触摸了他的身体,可他仍然难受的紧。

等待了好一会儿,不适的反应没有减轻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阿尔弗雷德缓缓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主治医生的电话。

嘟——只响了一声,伊万立刻接起了电话。

“阿尔弗?有什么事情?”

阿尔弗雷德听得出他现在心情不错,应该在和米勒聊一些有趣的事情。

“伊万,我很不舒服。”

“你怎么了?你的声音很虚弱,你又没经过我的允许去哪儿了?现在还好吗?”伊万皱起眉头,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着有气无力的,特别像那次在人群差点坚持不住的时候。

“很不好,吐不出什么东西了还是很恶心,但我没去哪儿,我在你附近你能来帮我吗?我想只有你可以帮我了。”阿尔弗雷德露出少有的脆弱,他现在确实很需要伊万。

需要伊万给予的拥抱和关心,想听斯拉夫人特有的软腻卷舌的英语发音。

“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阿尔弗雷德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厕所隔间,撑着洗手台等着伊万进来救他,如果不出意外,十秒之内他就应该进来了。

“阿尔弗!”

伊万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着急。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阿尔弗雷德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下一秒就落入了那个熟悉无比的怀抱,阿尔弗雷德已经嗅到了他的衣服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

“怎么样?怎么会突然这样,刚刚有没有穿越过人群?阿尔弗别只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

阿尔弗雷德扯起一个微笑,摇摇头。

“没有,最近总是这样。”

伊万下意识的搂着他更紧了些,他不知道不过是几天没见,阿尔弗雷德的症状应该已经改善了才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发病?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嘴唇一阵心疼,这小少爷这几天都不知道怎么解决的三餐,抱起来的感觉都不对了。

“别让我这么担心,阿尔弗。”

阿尔弗雷德想答应他的,奈何被一声细细的女声打断了,差点忘了伊万是约了人的。

“布拉金斯基医生怎么了吗?急匆匆的跑进厕所了……”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她自己也忘记了下面要说的话。

她的眼里,暗恋的布拉金斯基医生正抱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她还认识,是医生屋子的义工。布拉金斯基医生脸上又是紧张又是心疼的表情是她没看过的,

“抱歉米勒小姐,今天就到此结束吧,我的病人现在很虚弱,我不能让他有事。”

护士一脸茫然,“你的病人?”

“是的,阿尔弗是我的病人,但他不是普通的病人。”

阿尔弗雷德是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的,他想忍着恶心的欲望,但伊万还在跟她不停说话,偏过脑袋推开伊万就朝着水池低头呕吐。

护士也是被眼前的情况弄懵了,本着职业的本能她想冲过去帮忙,被伊万大声喝止了。

“别过来!”

“对不起……我可以帮什么忙?”她的声音带了些哭腔,像是被伊万吓到了。

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伊万放柔了声音。

“没什么,米勒小姐今天非常抱歉,但是阿尔弗的状态你也看到了,请你先回去吧。”

被他警告的眼神瞪了一眼,此时此刻也明白了她是多余的,咬咬唇道了声抱歉。

“没事了阿尔弗,你不想见的场面我会避免的。”

阿尔弗雷德打开水龙头用清水冲了把脸,他的身体已经不在颤抖的那么厉害,呼吸也缓慢了下来。

“伊万,我是不是太依赖你了?如果不是真的支持不下去我不会求救的。”

阿尔弗雷德抬起头想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可一瞬间就被伊万的双手盖住了视线,伊万特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你觉得依赖我的感觉很糟糕吗?”

阿尔弗雷德张了张嘴,没有回答。

“如果不糟糕的话,你可以选择尽情的依赖我,没关系。”

 

-TBC-

北美小醋王终于也开始暗搓搓的秀一发了

是时候让老流氓吃点豆腐了吧?

那么下章亲个小嘴吧


评论(18)
热度(102)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