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Touch [14]

*欢迎收看医者屌心
*心理医生露x性冷淡患者米
*傻白甜向
*本章国王游戏注意 仏英上线



“那么,请1号壁咚2号,并且在2号的耳边说‘你是我的。’这样很简单吧?希望最好是波诺弗瓦先生和柯克兰先生哦。”米勒期待的看着他们手里的牌。

弗朗西斯和亚瑟的脸色没有变化,他们摊开手上的纸牌,3号和4号,阿尔弗雷德咽了口口水,亮出了自己牌,2号,那么伊万只能是1号。




【14】游戏

 

跑车以最快速赶回市区,因为是太阳初升的时间,大多数人都还在睡梦中没有醒来,道路异常的顺畅。

阿尔弗雷德紧握住拳头,他望向正在开车的伊万,伊万的表情也很凝重,紧皱的眉头透露了担心的情绪。如果不是他正在开车,阿尔弗雷德一定想紧紧的握住那双宽大的手掌。

阳光铺满了空旷的道路,车迎面对上刺眼的光芒。

“阿尔弗别担心了,马上就到了。”伊万试图安慰着,可现在的情况没人知道,他也非常的不安。

阿尔弗雷德作势点点头,拳头攥的紧。

“其实……”阿尔弗雷德咬咬唇,“我还有点担心亚蒂知道了怎么办。”

“我想这不需要担心,阿尔弗。”

几缕初露的光线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细腻的皮肤上短小的绒毛也能看的一清二楚,整夜未睡他的眼角带着些疲惫,蒲扇似的纤长睫毛好似染上了金色的粉末,闪闪发光。

那双清澈明亮的蓝眼睛目视着前方。

伊万看的出神,直到阿尔弗雷德提醒他才发现红灯已经跳转。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阿尔弗雷德也越来越紧张焦躁,他没有规律的锤击着自己的腿,上排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唇瓣隐隐发白失色。

等到他们到达医院的时候大厅已经挤满了挂号缴费的人群。阿尔弗雷德的紧张也没有他暂时让他忘记自己的病情,他退后了两步为难的看着伊万,送上了求助的眼神。

伊万习惯性的搂住他的肩膀,排开拥挤的人群护着他到达急救室。门口只有米勒在,她一直在原地徘徊着,双手合十在祈求着上帝。

“米勒小姐,情况怎么样了?”伊万改牵着阿尔弗雷德的手,平心静气的问她。

受到惊吓的护士小姐眼睛里还含着泪水,看到自己的喜欢的人立刻扑了过来,低声的诉说着,时不时还因为抽泣而失声。伊万给阿尔弗雷德一个放心的眼神,松开了他的手,转而扶着护士小时让她坐下,轻柔的抚着她的背部。

“慢慢说,弗朗西斯不会有事的,当时发生了什么?”

米勒吸吸鼻子,回想着当时的情况:“16床和17床的家属突然之间吵起来了,不停地砸东西还差点误伤到我们……然后波诺弗瓦医生刚好路过就过去劝阻了,他跟我们说离远一点不要靠近,说话的间隙就……”

伊万摸了摸口袋没有找到纸巾,只好伸出手指替她抹掉眼角的泪水,擦干泪痕安慰她。

“别哭,弗朗西斯不让你们靠近就是不想让你们受伤,他被伤到哪里了?”

“腹部,水果刀捅进的腹部,当时流了好多血我们都吓到了……那种情况系波诺弗瓦医生还是挡在我们面前生怕伤到别人,为什么上帝要伤害这样一个温柔的人?布拉金斯基医生,我……”

她靠在伊万身上忍不住捧住脸低声哭泣起来,眼泪沾湿了伊万的衣服。

“上帝不会夺走他的生命,我们都在等着他的苏醒,别害怕。弗朗西斯不喜欢女孩子的眼泪,让女孩子哭的人都是混蛋,别让他当混蛋了。”

阿尔弗雷德偏过头不去看他们,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太扎眼了。

无意中在凳子上看到了满是鲜血的工作服,那应该是弗朗西斯的。走过去翻了一下口袋,果不其然发现了手机。随便试了一下有关亚瑟的号码就解开了手机锁屏,阿尔弗雷德苦涩的弯着嘴角,电话簿的第一人是他哥哥的名字,而他现在正在犹豫着怎么和他说。

电话响了两声后接通了。

“怎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刚刚上班就罢工了?”

熟悉的声音,他的哥哥应该是在忙着工作,无比疲劳之中接到了恋人的电话,劳累中透着兴奋。

阿尔弗雷德一时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阿尔弗雷德最近怎么样了,那个傻小子总是跟我说病情没有变化又不肯换医生,我很担心他的。你最近怎么样了,工作有没有遇上难缠的病人?怎么不说话?弗朗西斯。”

“亚蒂,是我。”

听到弟弟的声音,电话那头突然慌张起来,赶忙解释着和电话主人的关系。

“阿尔弗雷德怎么是你!不是……我只是和弗朗西斯认识而已,没有别的关系,你别乱想……等等,你怎么会拿着他的电话?他怎么了!”发现了重点的英国绅士提出自己的疑问。

阿尔弗雷德握紧了贴在耳边的手机。

“他稍微遇到了点事情,现在还躺在急救室……你别激动啊,喂?亚蒂?”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手术室门外的灯终于灭了,被推出来的弗朗西斯因为失血脸色苍白,表情却还很平静,躺在病床上十分虚弱的模样。谁都没有见过平日里光鲜亮丽的俊美医生这幅样子,米勒立刻就站起来围了过去。

“失血性休克,刀捅进腹腔,从结肠与回肠之间穿过,大网膜破裂,结肠、回肠破损。还好出事在医院,抢救及时,没有大碍。”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阿尔弗雷德下意识的腿软了软,被眼疾手快的伊万一把捞在怀里。

“阿尔弗!我扶你去休息,一夜没睡,你现在可以放心了。”

阿尔弗雷德想拒绝的,但是他确实觉得身心俱疲,现在只想让伊万陪着好好睡一觉。

“米勒小姐,今天我没有病人预约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和阿尔弗雷德先离开了。弗朗西斯也已经没事了,等他清醒我会去看他的。”伊万礼貌的阐述,头也不回的搂着阿尔弗雷德回自己的诊室。

他的诊室有一张不太宽敞的沙发,但短暂的休息还是没问题的。可真正躺下了阿尔弗雷德又不困了,张大了双眼盯着天花板,也不说话。

“你有心事阿尔弗,不妨跟我说说。” 伊万移动着他的脑袋让他枕在腿上,捧起他的手握住,指腹磨蹭着左手无名指的指节。

“我用弗朗西斯的电话通知了亚蒂,他现在应该已经坐上了私人飞机回来了。”阿尔弗雷德望着他的眼睛,深邃迷人的紫眼睛。

伊万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其实不应该让他担心,是我冲动了。”

“不,你做的完全对,他比谁都有资格担心。相比之下,我觉得你应该担心自己的状况,我不觉得你哥哥是愚蠢的,他会发现你的不对劲。”

“是吗……”

阿尔弗雷德闭着眼睛思考他的话,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他醒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而脑袋还是枕在伊万的腿上,睁眼就对上了伊万的笑脸,他笑眯眯的问阿尔弗雷德睡的好不好。

阿尔弗雷德连忙爬起来,果然伊万吃力的移动着自己已经麻木的双腿和背脊,长时间的保持不动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

“你不舒服应该叫醒我的,现在感觉如何了?我帮你按摩一下。”语毕他捏揉着伊万宽阔的肩膀,替他放松。

“你睡的很香,还叫了我的名字,我舍不得吵醒你。”伊万扭扭脖子和腰部,缓解酸涩的不适感。

阿尔弗雷德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自己的额头抵住伊万的背后。

“你说事情我考虑了,我觉得亚蒂不会接受我现在的状况,我不想让他知道,所以你得配合我,伊万。”他说着,把双手环住了伊万的腰,鼻息之间满是伊万身上淡淡的味道。

伊万答应了他,反身把阿尔弗雷德抱个满怀,嘴唇似有若无的擦过他的金发和额头。而阿尔弗雷德也放松的享受着医生的宠溺。

片刻的宁静被科室的电话打破,伊万接起了电话,突然就牵起嘴角笑了起来。

“阿尔弗,弗朗西斯醒了,我们该去看看他了。”

“我该去向他坦诚了,不然他可能会被亚蒂一枪崩了,向我暴露了他们是一对儿情侣的事情,但我想亚蒂应该舍不得。”阿尔弗雷德耸耸肩,搭上伊万伸过来的手。

弗朗西斯的回复能力不错,脸颊有点了血色,那抹玩味的笑容已经重新挂上了嘴角,尽管他的声音还是干哑虚弱。

“你们都这么看我干什么?除了我被毁容否则都不算大事,不过,小阿尔你怎么这幅表情?这么担心哥哥我?”

阿尔弗雷德老实交代着:“不……在你还昏迷的时候,我通知了亚蒂。”

意料之中的,他收到了来自弗朗西斯的抱怨。

“哦——真是难以置信,你一定是嫌我活的太久了,我敢保证小亚瑟会用枪指着我的,因为我不小心暴露了我们关系。”做出了一个苦恼的表情,弗朗西斯偏了偏头。

伊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想牵着阿尔弗雷德,突然想到答应了阿尔弗雷德要配合也就作罢了,这一切被弗朗西斯看在眼里。

“你和阿尔弗说的一样,我都不怀疑待会儿是不是真的会有个粗眉毛的绅士举着枪进来了。”半开着玩笑,话刚落音,一阵螺旋桨的巨响占据了所有人的耳膜,就算紧闭着窗户这声音也足够扰民。

阿尔弗雷德当然知道这么大阵仗是谁干的,除了他那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哥哥之外还有谁?

弗朗西斯赶紧闭上眼,哑着嗓子的发牢骚:“我不想这么快面对死亡,如果他不是举着枪进来我再选择睁眼。”

不出五分钟,亚瑟·柯克兰就推开了病房的门。他轻手轻脚的进来然后关门,因为带着遮了半张脸的墨镜,阿尔弗雷德看不透他的表情。

他的眼神没有在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的身上停留,直接落到了床上的人。

“还没醒?伤的很重?”他的声音清冷,刻意压低了怕吵到熟睡中的人也掩藏不住担心。

“没事了,就是被捅破了肠子。”

亚瑟嗤笑一声,摘了墨镜放进上衣口袋,露出两道异于常人的粗眉毛和罕见的绿眸子。

“坏到肠子都不满了,胡子混蛋也有今天啊。”他嘴上说着尖锐刻薄的话,脸上却是溢出心脏的温柔和担心。

阿尔弗雷德主动让开了床边的位置,让哥哥靠过去。他替弗朗西斯整理了黏在额头的卷发,一路轻轻抚摸着眉骨、颧骨、鼻梁、嘴唇,最后摸了摸下巴的胡渣。

“弗朗西斯,如果你现在睁眼我就不计较你的过失了,阿尔弗雷德本来就善于观察细节,所以我才不愿意让你见他,我知道迟早会暴露的。”

阿尔弗雷德吐吐舌头,收下了这个夸奖。伊万对他笑着,趁着亚瑟不注意轻轻的用食指戳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眉心,提醒他别得意忘形。

弗朗西斯依然躺着没有睁眼,亚瑟也只是深情的望着他。

“伊万,我觉得我们像两个电灯泡。”阿尔弗雷德扯扯伊万的衣袖,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伊万弯了腰,把耳朵凑近他的嘴唇听着,眼看着嘴唇要吻上耳廓,阿尔弗雷德立刻退了一步,差点撞到身后的花瓶。

“那我们先出去吧,你饿了吗?从看了日出就没有吃东西吧。”他发现,阿尔弗雷德不想让亚瑟知道,可是自己的表现越亲密他就越窘迫。“怎么了?小心撞到。”

他有点后悔答应阿尔弗雷德了。

他们的小互动惊动了亚瑟,自家哥哥给了一个犀利的眼神,阿尔弗雷德耸耸肩跟他走了出去。良好的教养养成了他轻声的关门的习惯,出了门他就主动抱住了哥哥。

“亚蒂你看,其实我的病转变很多了,所以你不要给我换医生了,我对伊万很满意。”

亚瑟拍拍他的后背,“不勉强你,弗朗西斯这样了,我会多待一段时间的,你……你不反对我们这样?”

阿尔弗雷德憋住了笑,松开了这个拥抱。

“说真的……亚蒂,除了弗朗西斯这样的我还真的不知道谁适合你,我可无法想象你迁就女孩子的样子。更何况是你的选择,我不会干预,我们彼此尊重,哥哥。”

亚瑟愣了一下,这段时间他不在,阿尔弗雷德改变了很多,他已经是个合格的成年人,有了成熟的思维模式。

 

伊万已经三天没和阿尔弗雷德独处过了,他们的交流仅限于在弗朗西斯的病房,自从他醒了之后,亚瑟基本是寸步不离的照顾他,连阿尔弗雷德也没见过他这副样子。

此时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是阿尔弗雷德依赖着他,他也已经离不开阿尔弗雷德了。

弗朗西斯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成天闷在病房也无聊,他就带着亚瑟四处走走,逢人就介绍这是他男朋友,然后搂着在脸颊亲一口。伊万和阿尔弗雷德一路跟着,默契的交换一个眼神或者一个笑容。

至于现在他肯好好待在病房,原因是亚瑟给他削苹果并且一瓣一瓣的喂进他的嘴里。巧的是米勒小姐也带了一堆零食来他的病房。

“干坐着很无聊啊,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老套的国王游戏。”弗朗西斯咬着一瓣苹果,环视了其余四个人的表情。

身为唯一女性的米勒有些胆怯,但是又很有兴趣,亚瑟表示这种游戏无聊,伊万怂恿着阿尔弗雷德一起玩,名曰敞开心扉有助于病情的康复。

像是在照顾所有人,第一轮的国王是米勒,她笑着亮出自己手中的扑克牌。她想着反正是刚开始,那就简单一点热个场好了。

“请4号说一下和恋人最刺激的一次接吻经历好了。”

亚瑟的脸色僵硬了,他显然是没想到第一轮就点到了自己。他丢出手上的纸牌,努力的回想了一下,顺便看了一眼弗朗西斯,连他都是一脸期待的样子。

“在自己的房间,阿尔弗雷德正在找我,而弗朗西斯拉着我躲进柜子接吻。”

这话说出口,阿尔弗雷德眨巴了两下眼睛,扶住了额头。

他的哥哥好像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正经严肃啊……

小试牛刀后的第二轮,阿尔弗雷德国王。

“那就3号告诉大家意中人的名字吧,很简单的。”

伊万松了一口气,这问题如果点到他,说出阿尔弗雷德的名字怕是要天下大乱了。其实阿尔弗雷德的本意是想看亚瑟亲口承认喜欢弗朗西斯,可结果是米勒缓缓把底牌亮出来了。

她降低了自己的音量:“布拉金斯基医生。”

一时间的沉默,表白的护士压低的自己红透的脸颊,伊万也觉得尴尬无比,而阿尔弗雷德在想自己干嘛要问这个,真添堵。考虑到各方心情的不对劲,弗朗西斯咳嗽两声宣布了下一轮的开始。

米勒又是国王。

“那么,请1号壁咚2号,并且在2号的耳边说‘你是我的。’这样很简单吧?希望最好是波诺弗瓦先生和柯克兰先生哦。”米勒期待的看着他们手里的牌。

弗朗西斯和亚瑟的脸色没有变化,他们摊开手上的纸牌,3号和4号,阿尔弗雷德咽了口口水,亮出了自己牌,2号,那么伊万只能是1号。

“那就是阿尔弗雷德和布拉金斯基医生啊……那么就请开始吧。”她不由的有点失望。

“我反对!”

“我反对!”

米勒看着大喊着反对的一对兄弟不敢出声。

弗朗西斯拍拍恋人的肩膀:“要遵守游戏规则哦,小亚瑟,还好1号是伊万啦,如果是哥哥我的话……”

亚瑟瞥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了。

“阿尔弗,站起来吧?只是一句话而已,很快就好了。”伊万摆手邀请着他。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还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没想到刚站起来就被伊万强势的拉过去压在墙边,右手抵在墙上,左手不安分的抚上自己的脸颊。紫水晶一样的眼睛满是笑意,特意用低沉性感的嗓音说给在场所有人听。

“你是我的,阿尔弗。”

阿尔弗雷德一点不怀疑,如果伊万一直这么看着他,他会忍不住自己贴过去要求和他有点亲密接触。幸好伊万的自制力强及时的刹住了,还顺便提醒了一句只是游戏别当真。

如果说这次是巧合,那么接下来的巧合就太故意了,只要是弗朗西斯当国王,他的要求无一不点到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他俩从牵手拥抱说情话,扮演情侣表白统统玩了个遍,阿尔弗雷德的脸早就通红,可悲惨是又轮到了弗朗西斯当了国王。

“哥哥我今天运气不错哦,那就4号选择在场其中一位一起吃完一根Pocky吧,吃完要唇碰唇的接吻。”

“弗朗西斯你真是为难我。”伊万丢出自己手上的4号牌,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他希望看到阿尔弗雷德要求的表情,可是只有旁边米勒悄悄的给他抛了个媚眼,希望伊万选她,阿尔弗雷德一直低着头。

伊万自顾自的拆装包装取了一根裹着巧克力的饼干,“阿尔弗,跟我一起玩吧。”

米勒有点愣,她眼睁睁的看着伊万含着细长的饼干捧着阿尔弗雷德的脸,把另一端塞进了阿尔弗雷德的嘴里。

一根Pocky的长度没有多少,几乎是被伊万一个人吃掉了全部,他的目的也只是去履行国王的要求,轻轻的吻住阿尔弗雷德甘甜的嘴唇,阿尔弗雷德没有躲闪,反而是自己凑了上去。

呼吸间全是巧克力的甜味和他想念的味道,一时间的意乱情迷让他被迷惑了,巧克力味在两人的贴合的唇缝中渗透。伊万浅尝了久违的味道,满足了放开了他。

“国王游戏真是很有意思的游戏啊。”

弗朗西斯看着已经黑脸的雅亚瑟和已经呈现痴呆状的米勒小姐,还有沉浸在接吻乐趣中的两个人,笑着摸了摸自己腹部伤口。

 

-END-

没有手撕毛熊 不过距离被发现也岌岌可危啊【远目

其实就在下一章了

最终还是保住了哥哥的重要器官 我可舍不得虐哥哥啊~哥哥神助攻嘛

其实呢 这游戏都是故意的

哥哥:好呀小阿尔这么坑我那就别怪我的报复了!伊万!上!


评论(22)
热度(108)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