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Touch [完结章]

*欢迎收看医者屌心
*心理医生露x性冷淡患者米
*傻白甜向
*完结章烂尾注意 流水账



米勒抓住他苍白的手臂,短短的指甲陷进了他的皮肉,似乎是在问他为什么。

“仅仅是因为我更爱阿尔弗雷德。”

 

【16】坦诚

 

年轻的姑娘一瞬间以为自己产生的幻听,如果不是对面那两个人还在卿卿我我,她可能立刻就去五官科看病了。她的反应比平常来的更迟缓些,未能闭合的嘴唇颤抖着拼凑不了一句完整的话。身后一个大力的手掌推开了她,快步的走到金发蓝眼的人面前。

伊万没有看过阿尔弗雷德那样的眼神。阿尔弗雷德的平日里仿佛太阳一样温暖,碰到棘手问题时带着困扰和求知欲,甚至失去朋友悲痛无比,止不住流泪的时候,他都见过那些时刻的眼睛,但都不像现在。

坚定不可催,他现在的眼神。

对于自己最亲密的家人,他没有懦弱的退缩,也没有慌张的解释和理由。被撞破的那一刻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起来伊万对他说过的一个词,坦诚。

对待伊万的坦诚,那么对着哥哥也同样不能隐瞒。亚瑟·柯克兰平生最不喜欢谎言和欺骗。

阿尔弗雷德看向伊万,恰巧对方也在看他。伊万在回忆刚刚被打断的吻,阿尔弗雷德从绛紫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足以让他沉沦的颜色和深色欲望。

标志性的粗眉紧皱着,英国绅士的脸色很糟糕,仿佛刚刚欣赏了一场十分让他厌恶的戏剧,阿尔弗雷德看的出他压着怒气。

“我当你是胡言乱语,跟我回家。”语毕,用力的抓住阿尔弗雷德还攀附在那个人身上的手腕,拽着他直直的朝着门口走。

已经不能再容忍阿尔弗雷德的放肆了。亚瑟意识到自己对他的有求必应已经彻底改变了他,阿尔弗雷德挣扎着被钳制住的手臂,他的力气一向大的惊人,几下就甩开了哥哥的拉扯。过分的动作使他失力的退后几步,牢牢的被伊万接住搂在怀里。

“……谢谢万尼亚。”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没有要挣脱的意思,转头看向难以置信的哥哥,“亚瑟我没有开玩笑,我是非常认真的和你说,我爱他。”

亚瑟一拳捶在了墙边的书柜,牵连到了架子上纸张,它们洋洋洒洒的从头顶飘落在地上,他并未在意纸张上书写的内容。声音从来没有如此的失态过,好像在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疼爱的弟弟。

他呵斥着:“闭嘴!”

伊万搂紧了阿尔弗雷德,习惯性护在身后。回过神来的护士小姐终于意识到了这个惯性动作的由来,伊万几乎是碰到任何不放心的事情都会这样保护着阿尔弗雷德,迟钝的她根本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是这种感情。

她一直以为阿尔弗雷德不过是出于对伊万的依赖,而伊万也只是对这个病人多了几分照顾和同情。原来医生眼中的感情不是同情,是心底的珍惜。

“亚蒂……冷静点,这没什么的,我和伊万,我们互相爱慕,我想被他触摸和亲吻,就好像你和弗朗西斯那样。”

似乎是因为他提起的弗朗西斯,亚瑟的怒火更加旺盛了。

“我们可不是你们这样乱七八糟的关系,该死的胡子混蛋……他还向我保证你们不是情人关系!”想到了自家恋人信誓旦旦的保证,亚瑟觉得自己彻底的被这三个人联合起来耍了。

阿尔弗雷德撇撇嘴,伊万瞧他这个模样,着了迷一般的在他的脸颊啄了一口,一点不在乎这举动是不是火上浇油。

“阿尔弗别动气,别和哥哥说重话。”抚了抚恋人金色的柔顺短发,伊万调整了口气:“柯克兰先生,容我纠正你,弗朗西斯和我们都没有骗你。我和阿尔弗,我们确定恋爱关系是刚刚,他要求我吻他并且宣布他爱我开始,弗朗西斯和你保证的时候,我正处于暗恋阿尔弗的状态。”

伊万是不希望阿尔弗雷德和他哥哥吵架的,他虽然有信心阿尔弗雷德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但是和亲人的争吵心里绝对不会好过。

“是的亚蒂,是他说的这样……我以为……”

阿尔弗雷德想解释些什么,被亚瑟粗暴的打断,他狠狠的瞪着伊万。

“闭嘴阿尔弗雷德,我劝你现在不要说话然后乖乖跟我回去,不然我不确定会不会立刻掏出武器枪毙了他,或者明天这家医院就不存在了。”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内的暗口,确认枪支的存在。

 

阿尔弗雷德无奈的领着哥哥去停车场,为了顾及伊万的性命他选择乖乖跟哥哥回家,有理讲理。不过亚瑟显然处于无法多加思考的状态,因为他直接无视了被漆成红色的跑车。

“上去,阿尔弗雷德。”他命令着。

阿尔弗雷德不敢和他过多的交流,他知道哥哥正处于愤怒的边缘,一点点的刺激都会让他失控。阿尔弗雷德把车速控制的均匀,悄悄的观察起哥哥的表情。

亚瑟从后视镜瞪了他一眼,提问到:“什么时候开始的。”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随即有些腼腆的笑了起来。

“开始?亚蒂,如果我知道是哪个瞬间爱上了他,也许就不会一直僵持着。第一次意识到对他的感情不简单也许是他和女孩子喝茶聊天,我嫉妒的要发疯,可他却错误的让我以为是病情的原因,真是坏心眼的医生。但我敢保证在这之前我对他的感情,就不是朋友。”

尽量轻描淡写的诉说着,阿尔弗雷德也没有想把他和伊万很多秘密都分享出去,那是属于他们的。

“伊万是个很温柔的人,亚蒂请你不要去伤害他。我知道你毁了他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让他做不了医生甚至永远活在社会底层……但他只是喜欢我而已,这不是过错。”

亚瑟揉了揉额角,手肘撑在车窗边。

“具体事情我会调查,明天我会打点好一起,你出去旅游散散心。”他想了想,不能继续让阿尔弗雷德待在这里,否则他会想着办法去见伊万。

但他没有想到阿尔弗雷德猛地一脚踩了刹车,两人差点撞上挡风玻璃。

“不,亚瑟,我拒绝。”

“不允许你的拒绝,除非你想让他身败名裂,或者以后见他只能隔着层玻璃。”

阿尔弗雷德死死咬住唇。

“……我哥哥不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威胁我。”

亚瑟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他随意扫了两眼发过来的资料,嗤之以鼻。

“卑劣,布拉金斯基诱惑你的手段就高明了?傻小子,他一开始就在用骗你的方式进行所谓的治疗。阿尔弗雷德你喜欢谁想和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但是对你一口谎言的人,我不允许。”他将车档位挂好,扶着方向盘提醒阿尔弗雷德,“闭上嘴开车,一切的事情回去再说。”

剩下的路程谁都没有说话,阿尔弗雷德紧握拳头跟着亚瑟进屋,他决定了硬化自己的态度。临走前伊万特别叮嘱了他不要和哥哥起正面冲突,尽量迁就他,可是面对着哥哥的诋毁他也沉不住气了。

阿尔弗雷德鼓着脸颊坐在沙发上,柔软的坐垫因为身体的重量逐渐下沉,对面的亚瑟环抱着双臂,表情是少有的严肃。

僵持了好一会儿,阿尔弗雷德耐不住性子,斟酌着开了口。

“伊万没有骗我,也没有做过分的事情,所有的一切他都和我解释过原因,是我出于自愿的接受,但你要向他道歉你误会了他。”他顿了顿,“而且,是你把我交给他的。”

“他诱骗你主动靠近和示好,甚至还强迫你进行肢体交流,比如情侣间的。阿尔弗雷德你要承认,你只对他不反感,而对其他任何人都没有任何改变,布拉金斯基从一开始就是刻意的。”亚瑟又草草扫了一眼手下发过来的资料,完全记录了他们每一次的交流内容。

“阿尔弗雷德,听我的明天就出去散散心,等你回来我会给你换医生,别想着那个没有医德的庸医,我一定会投诉他。”

阿尔弗雷德紧抓着方形沙发垫,他的哥哥太固执,一旦认定了自己的想法就不会轻易改变。

“我不要别的医生,我厌恶伊万以外所有人的触碰和靠近,也许是我的病情更重了,但我有他,就不再需要别人。”

不理会哥哥发怒的表情,阿尔弗雷态度坚决的说着:“你可以投诉他解雇他,无论你认不认同我们,我不会离开他,我也离不开他。”

丢下这句话,他不紧不慢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就没有出去过。他横躺在宽大柔软的床铺上,满脑子都是关于伊万的事情。

反观伊万,阿尔弗雷德留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和哥哥离开了,安静的室内只有他和年轻的护士小姐,米勒委屈的抿着唇,眼眶里挤满了泪水。

“抱歉,我以为我对阿尔弗的感情,只有迟钝的他感觉不到。米勒小姐非常优秀,不需要只看到我这棵树,外面的森林更适合你。”伊万委婉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帕递给她。

米勒小姐没有接过去,她第一次拒绝了医生给予的关心。

伊万攥着手帕给她擦拭起泪痕,以及滑落在下颚处的透明泪珠。原本精致的妆容经过眼泪的洗礼也有些花了,伊万小心翼翼的替她擦着。

“你不喜欢女孩子?”米勒咬着唇享受着这份温柔,伊万还是那样雷打不动的笑容,波澜不惊的眸子。

“米勒小姐是一位善良、认真、负责的护士,你的到来帮了我很多,至于你的问题……我喜欢女孩子,笑容甜美做事细心又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米勒抓住他苍白的手臂,短短的指甲陷进了他的皮肉,似乎是在问他为什么。

“仅仅是因为我更爱阿尔弗雷德。”

“我早该发现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眼中就只剩他了。”摇着头,她终于接过手帕给自己胡乱的抹了把脸。

伊万弯下腰捡起飘落一地的纸张,亚瑟没有在意,那是他每一次记录和阿尔弗雷德的相处和自己的感想。他的声音平静缓和,只是在吐露一些心底的想法给米勒小姐听。

“在我眼里,阿尔弗雷德这个人是发光体。瞳孔长时间身处黑暗又重新遇见光芒,那种感受是刺痛却也极度需求的。而我无论目光移到哪里总会被光源吸引去,这是注定的,我将离不开他。”

米勒扬起脸挤出一个笑容,不管此时此刻的脸上是什么样的狼狈,紧紧的盯着心上人想要把他看个够。

“我想请一周假,因为我失恋了,布拉金斯基医生。”

 

身体很沉重,四肢都被绑着重物从高空落下,呼啸在耳边的烈风似乎要割破耳膜。眼前灰暗一片,四周的建筑高速从眼前消失,却始终落不到地面。

阿尔弗雷德激烈的喘息着,胸腔里的心脏有力的宣示着存在感,双眼紧闭着,额头满是细密的汗珠,嘴唇蠕动着不成句的呻吟。

“阿尔弗雷德,快醒醒,你做噩梦了!”亚瑟推开房门,坐到床边摇晃着他的肩膀,强行把他从噩梦中唤醒,蓝眼混沌了几秒恢复了原本的清明。

阿尔弗雷德坐起身揉着隐隐胀痛的太阳穴。

“噩梦啊……好像带入了自己是怀特小姐,一直从高处往下坠,不知道她当时是否也有这样的绝望感,渴望被救赎可是没有人理解。”

亚瑟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别在意,尽快洗漱到客厅,楼下有他的客人。

“客人?我没有什么朋友,亚蒂,你说的是谁?”

“你情人。”

然后随手带上了门。

“What????”

阿尔弗雷德一个翻身下床,秋初的天气赤脚踩在地板竟有些凉,他来不及穿鞋急忙从房间内跑了出去,果然在楼梯转弯处就看到了老老实实坐在客厅的伊万。

当然伊万也看见了他,是因为他赤脚下楼梯的声音太过大声。

“阿尔弗,早上好,你的头发翘起来,过来我帮你整理一下。”伊万展开双手,做出迎接的姿态。

阿尔弗雷德在离他几米远的时候一个起跳蹦进了他的怀里,撞的十分大力,伊万一个趔趄坐回了沙发,阿尔弗雷德顺理成章的坐到了他的双腿上。

这样暧昧子的姿势他并不觉得奇怪,一边的亚瑟背后黑气又厚了一层,弗朗西斯正拍着他的背部安抚着。

“阿尔弗雷德,下来。你先去洗漱,穿着睡衣像什么样子。”亚瑟提醒着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用专有的礼仪对待客人。

尽管他一点也不想让阿尔弗雷德见这个人。

阿尔弗雷德撇撇嘴,小声在伊万耳边说了句稍等后又风风火火去了洗手间。伊万微笑着握住小巧精美的杯把,小小的啄了一口杯中的红茶,弗朗西斯特别准备的红茶。

“阿尔弗雷德和我都不喜欢绕弯,柯克兰先生。如果你觉得阿尔弗雷德辜负你的教导,没有按照你的想法和安排活下去,那我很抱歉,最初我是答应过保证他会康复,但我没有跟你约定过不能对他产生医患以外的感情。”伊万放下茶杯,礼貌的陈述着。

“真是有自信的医生,那么布拉金斯基大医生又了解我弟弟什么?或许他只是把对你的新奇当做了爱情,他的人生经历少之又少。”

伊万笑出声,看了一眼楼上属于阿尔弗雷德的房间。

“他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他的选择就是爱上我并且要和我在一起,如果你觉得我们的存在是多余的,请把他交给我。”他耸耸肩,“但不要想分开我们。”

二楼的方面被打开了,阿尔弗雷德从里面出来,他换好衣服就迫不及待的踩着楼梯走到伊万身边,面对着哥哥。

“我知道亚瑟你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伊万活不下去,但你毁了他也是毁了我。疼我的哥哥不会那么做的,他比谁都希望看到我幸福快乐,不是吗?而给我幸福这个人,我找到了。”阿尔弗雷德举起他和伊万十指紧扣的手掌,“他是我的归宿。”

阿尔弗雷德笃定和充溢着自信的样子刺激的亚瑟觉得眼睛都有点酸涩,他已经太久没有看到勇敢的阿尔弗雷德了,自从他患上了这该死病,无论对人还是对事都唯唯诺诺,把自己拘束在一个小屋子里不敢接触旁人。

他想看到的那个充满活力,大胆尝试一切的阿尔弗雷德似乎回来了。

弗朗西斯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专属笑容。

“小亚瑟还在担心什么?哥哥我保证过,如果阿尔弗雷德有了爱恋的人一定会坦诚的告诉你,哥哥从来不骗小亚瑟。”

亚瑟放松紧绷的肩膀,让自己缩进了恋人的怀抱。

“不,没什么担心了。阿尔弗雷德已经可以离开我的庇护去翱翔了。”他闭上了眼睛不去看对面的两个人,专心的沉溺在弗朗西斯的怀抱和气味之中。

阿尔弗雷德先是愣住,反应过来后看向了伊万,而他曾经的医生现在的恋人,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阿尔弗,你知道我想做什么的。”

回答他的是一个霸道的吻,溢满了口腔和鼻腔的甜味。

 

几天后,阿尔弗雷德收拾着自己的衣服,越来越不耐烦到最后一股脑全部塞进了箱子里,伊万又笑着把一件一件的取出来叠好。

“阿尔弗其实不用那么多,如果你的衣服全部带走的话,我家是放不下的。”伊万折好一件外套,铺整齐的放进箱子。

阿尔弗雷德坐在床边蹬着腿。

“那就不要了,反正可以穿你的。”

打断他们对话的是敲门的弗朗西斯,他正搂着一脸不爽的亚瑟站在门口,不怀好意的笑着。

“收拾好了就赶紧滚蛋,以后就没有人打扰哥哥和小亚瑟了。”

“阿尔弗雷德你要记得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哪天后悔了可别怪我没有阻止过你,不过这个家永远都欢迎你回来住。”亚瑟扯扯嘴角,牵出一个僵硬的笑。

他虽然已经接受了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却怎么也不想给他们好脸色。这个举动被弗朗西斯戏称为弟控发作,不过是在不爽伊万抢走了他弟弟而已。

“我知道啦。”阿尔弗雷德鼓着脸颊,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似的,他补充道:

“亚蒂,弗朗西斯说他从来不骗你这件事是骗人的,你回来的那天他早就醒了,不过怕你一枪毙了他所以一直在装睡。”

弗朗西斯尴尬的笑着,他看到了自家恋人真的从阿尔弗雷德的衣柜里摸出了一把枪,看来他要好好搜搜这个家里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但现下保命最重要。

“不……小亚瑟听哥哥解释……”

阿尔弗雷德捂着肚子夸张的笑着,依赖的靠着身边的伊万,他被伊万圈了个满怀,一抬头就能和恋人交换一个人,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阿尔弗我从不知道你这么坏心眼。”

“那是因为他赶我们走,这怎么说都是我家。”

伊万咬了咬他的脸颊,“这是你家,但是你得跟我回我们的家了。”

“当然。”

 

这世上总会有一个人值得你对他付出一切,终其一生。

形形色色、林林总总都是能遇上他的契机,但你要等,要把握,要勇敢。

 

-END-

完结撒花!

连载两个月终于完结啦!谢谢所有读者对Touch的支持啦x

但是你们一定更习惯叫他医者屌心对吧?

医者屌心是海海取的名字 一开始的脑洞也是花花开的

没有她们就没有这篇文x当然我觉得我没有完全写出想要的感觉

关于老流氓有没有上车的问题啊 番外肉会写的啦

晾着他十万字是不是很对不起他?不过好像这个烂尾也挺对不起他的【笑

再次感谢所有从第一章就开始追的小天使们 TXT写完番外会放出来的

如果不嫌弃懒哥哥的渣文笔和更新速度的话……

我们下个坑再见吧【握拳



最后!春待大法好!


我还能再战500年!




评论(32)
热度(147)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