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春待组】Another you [2]

*恶俗的穿越故事

*傻白甜清水向

*22露x29米(表)




【2】

 

豆粒大小的雨滴不停地从灰暗的云层滴落,像是眼眶中积蓄的泪水冲破了阻碍,一发不可收拾。年轻的姑娘们撑着五颜六色的雨伞,牵着恋人的手甜甜的笑着,孩童们踩着水坑玩乐作乐着,雨天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负面情绪。

伊万挣脱了比他年长的阿尔弗雷德。那个人绝对是故意把自己压在垃圾桶上的,坏心眼到了三十岁也没有改变,看他现在的笑容就知道。

他捡起在推搡中掉在一边雨伞,甩掉表面的水珠重新撑起,打量了几眼阿尔弗雷德。

“你真的是阿尔弗雷德?”他还是有些不确定,但面前这个美国人,无论是说话方式或者表情动作都和阿尔弗雷德如出一辙。

金发蓝眼的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躲进他的伞下。

“如假包换,好好看着我,伊万,这世界上不会有两个人长的一模一样。”

他的头发末梢还在滴水,平日里桀骜不驯的金发此时也软趴趴的服帖在脑袋上,唯独那根精神抖擞的呆毛还直挺挺的竖着,不时还晃动两下。

“带我回家吧,伊万。”阿尔弗雷德对他笑着。

宛如穿透云层的阳光,重新给大地打上金色的色彩,温暖着寒冷的空气。这样的笑容他在19岁的阿尔弗雷德脸上从未见过,那个人只会穷凶极恶的瞪着他。

正因为他是阿尔弗雷德,无论多少岁无论什么年代,伊万也决计不会丢下他不管。

临近毕业期,伊万独自租了一个单间,离阿尔弗雷德的家并不远,可他也从来没邀请过阿尔弗雷德来做客。

而这个阿尔弗雷德不客气的搂着他的肩膀跟着他回家了,他站在玄关处全身湿淋淋的模样活像一只被丢弃的小狗,尤其配上了那可怜兮兮的眼神。

“进来吧,我给你找条浴巾和干净衣服,稍微等我一下。”

年近三十岁的阿尔弗雷德身材比年轻时壮实了许多,伊万挑了件自己从未穿过的新衣服递给了他。推开房门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站在橱柜前捧着一本相册,站立之处因为衣服的潮湿已经在脚附近积了一小滩水。

“从没看过这样的你,伊万。”阿尔弗雷德指着孩童时期的他笑着,指腹依恋的摸着照片上的人,一张一张的翻看着照片。

“这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伊万伸手和他索要着自己的照片,谁都不喜欢幼稚的样子被别人看到,尤其还是曾经的死对头。

显然阿尔弗雷德没有要还给他的意思,继续翻看着照片,相册的顺序是从小到大的,接近末尾的照片已经和现在的伊万差不多年纪了。

下一张的照片是阿尔弗雷德没想到的,那是校庆时候的合照,也是他们相识这么多年以来唯一的一张合照。

“别看了,去换衣服。”伊万不懂为什么阿尔弗雷德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都变了,连轮廓都软化了许多,像捧着心爱之物。

“这张照片我弄丢了。”他从密封的表层中取出这张崭新的照片,“是我故意扔掉的,但是后悔了好久。”

被他丢掉的那张早已泛黄陈旧了。

“没什么好后悔的,我并不是很喜欢照相的人,学弟给我了顺便就放进去了。”伊万轻轻的推了推他,阿尔弗雷德似乎已经沉浸在照片的回忆里了。

阿尔弗雷德抬起头四处观察了这间小小的屋子,想把所有的物品和摆设都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我记得那个时候的我,特别想来你家里看看。想看看你会怎么喜欢布置家具,书籍摆放的顺序又是什么?可你从来没邀请我。”

伊万听出了话里的不对劲,他从来没想过阿尔弗雷德会这想。在他眼里,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总是找他茬,有事没事的挤兑他。

他不知道这些全部都是阿尔弗雷德想吸引他注意力所做的事情。

“为什么要想这些?我们并不是很熟。”

阿尔弗雷德瞥了他一眼,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果然这个时候他什么都没察觉到。

他抓着照片的角落,举到自己的脸颊边。三十岁的他脸上没有过多的岁月痕迹,看起来也只比19岁时成熟老成了一些,没有眼镜遮挡的蓝眼睛一如雨水洗刷过的天空。

“因为我喜欢你,从19岁就开始了。”

照片内年轻的他并没有看镜头,而是挂着微笑看着伊万,隔着这张照片都感觉到溢出的爱意。

他说他喜欢你。

 

赤裸的表白让伊万不知所措,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这个坏心眼男人的玩笑话,可只要对上那双澄澈的蓝眼眸就一句话质疑的话也说不出了。

咳嗽了两声,拙劣的转移了话题。

“阿尔弗雷德,去换掉衣服不然会生病的。”

把照片放了回去,阿尔弗雷德接过衣服道了谢,着手解开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和衬衫纽扣扔给他,暴露出一片白嫩细腻的胸膛。

伊万愣了两秒,推搡着他:“你是暴露狂?去浴室换衣服,记得开暖气。”

他生涩的反应倒是让阿尔弗雷德捂着嘴笑出了声。他想,在十年后的世界他没勇气对伊万表白,更没勇气对伊万做点什么越过友情线的动作。

但是这个世界不一样,这个伊万来的单纯多了,更何况他知道这个伊万的所有决定和经历,也知道他未来几年会发生的事情。

他现在可以改变一切,任何一个举动说不定都能让他们的结局改写。

阿尔弗雷德凑近他,刻意哑着嗓子在他耳边说话:“我比你年长,记得说话要用敬语,小伊万。”

末了还在他的脸颊轻吻了一下,抱着干净的衣服进了浴室。

“十年后我比你年长!别那么叫我!”气急败坏的伊万揉着被吻过的脸颊怒吼。

这个男人不过仗着年纪大,不过是从未来回来的,为什么可以这么放肆?

阿尔弗雷德关上浴室的拉门,握住伊万的衣服他不禁开始心慌。如果回到十年前是一个机会,那他的选择是怎么样的?从现在开始改善他和伊万的关系,或许未来一切就不一样了。

可他没忘了他是去莫斯科参加伊万婚礼的,他和伊万从现在就有了结果,那对未来的新娘是不是太公平了,在爱情面前所有的抉择都是不可逆转的。

“为什么非得是我面临这样的选择啊。”他自嘲着。

伊万的衣服尺寸和他体型相差不大,也是他贴心的给阿尔弗雷德准备了衬衫的原因,幸好他不是年轻时候的自己,衣橱里除了卫衣外套就没什么正装了。毕竟无论什么年代,衬衫总是一个男人的不二选择。

顺便提一下,阿尔弗雷德觉得穿着新郎礼服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虽然他只看了那么一眼就倒地不起了。

再顺便提一下,他也清楚伊万递给他的这条胖次是不是他穿过的。

重新回到那个小小客厅,伊万正在打扫地上的水迹,在室内他也没有摘下那条长长围巾。

“你的伤口其实没有那么狰狞,每天又是绷带又是围巾反而觉得有点奇怪。”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湿衣服丢进了衣篓里,故意扯了扯伊万的围巾。

反倒是伊万更裹紧了自己的围巾,警惕的看着他。

“放松小伊万,我可是知道你很多事情的,比如你马上毕业要投哪个几个公司的简历,有没有进了想进的企业,什么时候升职加薪。”阿尔弗雷德一屁股坐在懒人沙发上,像只懒猫一样陷了进去,“这些我都知道。”

“看你的表情没打算告诉我。你没想过怎么回到未来?这世界有两个阿尔弗雷德太荒谬了。”伊万耸耸肩,捧起衣篓准备把阿尔弗雷德的衣服丢进洗衣机。

阿尔弗雷德赶紧阻止他。

“我的礼服很贵的!不能机洗,给我用手洗,我可不像你那么有钱。十年后我只是个普通的打工仔而已,这衣服花了我好多钱。”

他想,如果不是为了去参加你的婚礼他才不会话这么多钱去买一套昂贵的西装。

“礼服?你结婚了啊。”或许伊万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这句话里藏着深深的怨念。

阿尔弗雷德虽然说喜欢他,也没说现在还喜欢着他。凭什么去要求阿尔弗雷德要喜欢他十年,还在自己没有回应的情况下,显然19岁的他看起来不是这么长情的人。

金发人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听到了这句话后他愣住了手上的动作。

“没有,我是去参加你的婚礼。”

“什么?”

显然这句话更让他吃惊,他开合着嘴唇蹦出一句话,差点没让阿尔弗雷德翻他一个白眼。

伊万小心翼翼的问:“我……我们的?”

“……你和你女朋友的。”

他拍了拍胸口镇定下来。

“Oh……我女朋友,吓我一跳。她什么样子?”

阿尔弗雷德看他像是对女朋友这个话题更感兴趣一些,他撇撇嘴试图扔掉内心的不爽。

“我不知道,我没看过她。”

“那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她叫什么?”

“我不知道。”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奇怪,他真的不知道这些。自从他大学毕业回了美/国就越来越少的和伊万联系了。

毕竟他的明示暗示都被伊万明显的拒绝了,继续当个粘人的口香糖实在不符合他的作风。他也以为时间久了就能遇上别人,只是没想到伊万在他心里一住就住了十年,照这个情况看,可能还会更久。

伊万被他这样的态度弄的有些不悦,他把字咬的很清楚,口气也不似以往的温柔了。

“你对待喜欢的人就是这样的态度?说着喜欢我,却什么也不了解。”

他没想到阿尔弗雷德直接把手上的毛巾丢了过来,如果不是他躲的快那条毛巾会准确无误的砸中他的脸。他接住半干不干的毛巾扔进衣篓里,却没想到阿尔弗雷德会是那种表情。

那种受伤的,不甘的,表情。

“你以为喜欢你很简单?你从这个时候就非常让我讨厌,布拉金斯基。”口不择言的说着,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他在对一个年轻的伊万发脾气。

初入社会的年轻人显然没想到这个人会这么说。

“我很怕疼的,伊万,自从爱上你之后。”

示弱的话只有那么一句,虽然他之后的暗恋的生活有多难受都是拜这个人所赐,他从来没去责怪过谁。

谁先动心谁就更饱受对方的折磨,以爱为名的折磨。

“抱歉,对你发脾气了。关于你想了解的那些我真的不知道,我勉强不了自己去关心你的感情生活。”

伊万抿抿嘴,他对阿尔弗雷德的要求太多,感情这方面是人最脆弱的一面,任何人也不例外。否则阿尔弗雷德怎么会一提到这个就像个踩到尾巴而炸毛的猫咪。

“没什么,这个话题以后我不会再说起了,你有没有舒服?淋了那么久的雨。”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他,只是坐在一边生闷气。

 

人的性格会变,却也不会变化太大。

阿尔弗雷德还是阿尔弗雷德,他和伊万置了几天的气,无论伊万怎么说他都不太搭理,每天也只是拿着桌子上的零钱出去买食物。

但买回来的东西他都只吃了一点点就不在动口。

对此伊万是很担心的,这个世界现有的两个阿尔弗雷德会相遇,那个场面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年轻的冲动,年长的也没多冷静。

他更担心阿尔弗雷德的胃口,正餐吃的不多全在吃零食和冰激凌。

“阿尔弗雷德我去帮你买吧,你想吃什么?”

阿尔弗雷德滑动着鼠标浏览新闻,这些新闻在当时像深水炸弹一样炸开了花,所有媒体都在大肆报道,直到十年后仍然会被提起来。

“你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俄/罗/斯的东西我吃不惯。”

“你得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

阿尔弗雷德苦笑,这样的待遇19岁的时候他连想都没想过,伊万给他下厨做饭?他能给自己一个真心的笑容就值得自己高兴三天了。

他随口说了些东西,都是简单易做的。他不太容易注意细节,直到伊万时候要下厨的时候他才发现冰箱里的食材很多,各种各样的都有。

“冰激凌快吃完了,记得去买。”他看了眼绿油油的蔬菜,关上了冰箱门。

虽然他本心也觉得这样白吃白喝白住的行为是不好的,但是伊万在各种阻止他出门他也看的出,干脆就理所当然的住下了。

这个世界他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他要珍惜现在,因为他想要改变未来。即使现在的情况无从下手。

阿尔弗雷德抱着他的笔电窝在床上,这些天除了看看新闻也做别的事,但是关于穿越回过去的事情丝毫可信的资料也没看到,他登录了自己的邮箱试图和亲属联系。

谁都不知道那个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突然消失阿尔弗雷德会让所有人担心吧,伊万和他的妻子应该已经名正言顺的成为夫妻了。

想到这里他看着厨房里切菜的伊万就一阵火大,他恨不得现在就掰弯了伊万,甚至下药下毒他都想过了,他也想自私一回,但是他舍不得。

舍不得这个词让他的心坚定不了,他舍不得让伊万放弃将来一切的美好,舍不得伤害他一点点。

目光移到了邮箱界面,未读的信件很多,大多数是一些广告和催缴费用的信件,下拉到最末端,一封信件来源让他瞪圆了眼睛。

Наталья,娜塔莉亚。

“伊万,过来……哦没事,我的意思是买点草莓味的冰激凌。”

伊万捏着两片生菜,听到叫声准备跑去阿尔弗雷德的身边,听他的声音似乎很急,但下半句足够让自己一口气噎着。

“知道了,你的午餐快要出炉了,洗手吃饭吧。”

“不用了你先吃吧,我等下再说。”

他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屏幕,手指不停地敲打键盘,表情是难得的认真。

「你好,阿尔弗雷德。

我是娜塔莉亚,您还记得我吗?在厄俄斯教堂给您送过麦穗圈的女孩。」

阿尔弗雷德想了想,他能收到娜塔莉亚的邮件应该也可以发送给别人,但是无论怎么尝试都无法成功的发送邮件。

除了回复娜塔莉亚,这个小女孩可能会成为他联系未来的联络点。

「收到你的邮件我非常高兴!娜塔莉亚!

我最近遇上了一些问题,唯一的联系人只有你,因为……我回到了过去。

没错,我回到了过去,如果你愿意相信我和帮我请继续给我发邮件吧。」

成功回复了邮件,阿尔弗雷德合上了电脑,伊万正忙活着给他自制的汉堡装饰点什么,于是他取了颗罐头里的红樱桃放在了汉堡的顶部。

“……真丑。”他自己吐槽着把樱桃放进了嘴里,他想阿尔弗雷德肯定会嘲笑那个可笑的汉堡,最后还是毫无装饰的汉堡端了出去。“阿尔弗雷德你该吃饭了,下午我想带你出去买些衣服。”

阿尔弗雷德是觉得穿他的衣服没什么不好,不过能添新衣服自然更好,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了,趁着莫斯科还没入冬的时候。

或许可以问问伊万关于那个教堂的事情。

“你的厨艺不错,比外面卖的好吃多了。”

伊万没说话,专心的啃着手里的面包。

这个年代的通讯没有那么发达,吃饭的时候还是会互相聊天,而不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他们用的手机还是按键的,智能机还没有普及。

“下次你可以试着装饰下你的汉堡,比如放一颗红樱桃之类的。”

“……嗯。”

他和阿尔弗雷德什么时候这么有默契了,他想。

可能是一直都有,只不过他从来没在意过。


-END-

29米好攻啊~~~好苏啊~~~

↑自己觉得

我喜欢成熟男人呀!

不给你们幻想的希望 我来剧透一下

这个时代的22露和19米是不会在一起的

22露和29米也不会在一起 米会回去的

如果觉得桑感或者难过那一定是错觉

这是傻白甜这是傻白甜这是傻白甜


评论(5)
热度(79)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