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春待组】Anoher you [3]

*恶俗的穿越故事

*傻白甜清水向

*22露x29米(表)

*19米简直校园男神!


【3】

 

电视内滚动播放着当时的新闻,此时此刻阿尔弗雷德也不在意俄/罗/斯的电视节目有多难看了,幸亏他学了俄语,不然就伊万那个口音的英文十句都听不懂五句。

“为什么决定让我出门了?”他问伊万,那个人正在洗碗,穿着围裙的样子让他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

——他们是恋人。

不让他出门的原因阿尔弗雷德是知道的,他在这附近是出了名的小霸王,知名度相当高,如果这么冒冒然的跑出去正巧碰上熟人或是年轻时候的自己……那场面太美,他不敢看。

对于伊万这样圈养的行为他其实内心是喜悦的,他可以睡他的床,穿他的衣服,用他的碗。这些都是过去十年内他从来没试过的。

“你会觉得闷吧,每天待在这个小屋子,美/国人都是满嘴的崇尚自由。”

“当然,我们崇尚自由。”

阿尔弗雷德毫不客气的收下他的话。

伊万擦干手上的水珠脱下了小熊围裙,理所当然的看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嗤笑。他慌忙的把围裙藏在门后,仿佛被看了笑话,这围裙是房东太太留下的。

“今天阿尔弗雷德有比赛,我想你们不会相遇的,而且你也需要新的衣服了。”伊万耸耸肩,像是想到什么事,“我得给你伪装一下。”

于是他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顶鸭舌帽,那顶帽子把阿尔弗雷德的脑袋卡个严实,藏起了耀眼的金发后又顺便递给他一副占了半张脸的墨镜。

“你这样我还以为我是明星。”他虽不情愿,也乖乖接过墨镜架在耳边。

伊万眨巴了两下眼睛,终于发现了年长的一些的阿尔弗雷德哪里不太对劲。

“你做过视力矫正了?”

阿尔弗雷德一愣,稍稍移开了墨镜。

“没有。”

“不戴眼镜看的清?”

“……原来你不知道啊。”阿尔弗雷德瞪圆了那双清澈如水的蓝眼睛,“那是平光镜。”

好了,原来伊万真的一点都没试图了解过他,连他是不是戴着平光镜都不知道。

阿尔弗雷德仿佛又给自己找虐了,虽然他一度觉得单恋别人非常难熬,但是时间长了也出现了一种病态的爽快。

他沉默了,阿尔弗雷德只能笑笑,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别在意。

初秋的莫斯科凉风瑟瑟,阿尔弗雷德踏出门不由得抖了抖肩膀,他赶紧阻止正在锁门的伊万,取了条门口的围巾戴上。

他今天衣服的颜色很淡漠,莫名其妙的搭了一条红色的围巾非常显眼,帽子墨镜和围巾基本上快把他整张脸都遮住了。

伊万和他肩并肩走着,突然阿尔弗雷德停下了脚步,盯着一个坐在路边抽烟的老先生。那位老先生虽看起来年迈却仍然有精神,手拿着一只雪茄打量着来往的人群。

他想问阿尔弗雷德怎么了,却被侧面看过去的一片蓝海吸住了目光。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流光四溢,仿佛凝聚了全世界最璀璨的光芒。

“捷列金先生……他现在看着身体可真好啊。”阿尔弗雷德的口气带着些可惜和遗憾,他转头看向伊万,透着黑色的墨镜,“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记得提醒他少抽烟。”

“我会的,但是这是为什么?”

“捷列金先生在几年后因为肺癌去世了,那时候我还没毕业,参加他的葬礼时哭的可伤心了。”阿尔弗雷德抿抿嘴,墨镜下的表情伊万看不见。

他拉着阿尔弗雷德躲开了一辆车,急速行驶的汽车,横冲直撞的汽车。

“如果捷列金先生因此戒烟避免了几年后的死亡会让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你是想改变什么吗?阿尔弗雷德。”

“改变?任何事情都是照着该有的发展进行的,不是我想改变就可以的。”

如果真的能改变就好了。

如果伊万这个时候就爱上了年轻时候的自己,那么他就不会在有之后难熬的几年,也不用经历刻骨铭心的想念。

 

阿尔弗雷德走在他的后面,即使是宽敞的马路他也没有选择和伊万并排。他看着这个人的背影那么多年,努力想追上他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给他一个微笑。结果他成功了,但伊万一点也不买账。

他的围巾依旧洁白冗长,他的头发依旧柔软富有光泽,他的背景看起来依旧孤单。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突然回去,也不知道自己会因为什么契机就回去了,更不知道他来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伊万,即便你现在知道了年轻的阿尔弗雷德一直单恋着你也不会有什么反应是吗?”

“说什么傻话,怎么可能没有,我现在看着他都觉得不对了。以前我从没想过那种热切的眼神是爱,只当他在不爽我而已。”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加快了步伐走到他身边,手背有意无意的蹭着对方。

总得要做点什么,他想。如果这一行什么都没有改变,那现在的阿尔弗雷德会怨恨未来的自己,有这么个机会都不好好把握,活该熬了那么多年的单恋。

“阿尔弗雷德。”

“什么事?”

“你有跟我告白过吧?我那时候的反应是什么样的。”

阿尔弗雷德抓了抓脑袋,努力回想着。

“我忘了。”他扯起一个笑,马上又想到现在的表情谁也看不到,于是也不在维持着这个虚假的笑容了。

伊万当时那个表情他一生也不会忘的,那是深深的厌恶。也只有那么一瞬间,他就收起了那个表情变成了礼貌的拒绝。

当时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大概是伊万直接用手伸进他的胸膛掏出了那颗心扔了出去,窒息胸闷眼前一片黑,宛如下一秒就是末日。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伊万早就不见了,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揪着心口那里的布料,一片褶皱。

一定很狼狈吧。

“抱歉,让你难过了很多年。”

阿尔弗雷德突然的鼻酸,他拿这个人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无论什么年代什么立场,比谁都想甩开他,比谁都想忘记他,却比谁都记得更深刻。

他说过残忍的话,伤了阿尔弗雷德几个春夏秋冬,却只用简简单单的抱歉这个词瞬间把那些狠毒的话语消除的干干净净。

他这一生都被这个斯拉夫人牵绊住了。

“不说这个,你说我今天有比赛来着?是什么比赛我想不起来了。”拙劣的转移了话题,阿尔弗雷德不想面对那句道歉,也没办法说出不碍事这种话。

“和隔壁工大的比赛,你在学校一向有人气,都冲着你去看了。”

阿尔弗雷德突然一脚横在他面前阻止他继续走路的步伐,稍稍把墨镜往下移了些。

“你提醒我想起来了,那场比赛我一个人拿了39分,时时刻刻在观众席找你的身影,可你没来。”不甘的表情溢于言表,伊万只能木然的点点头。

“我会去看录像的。”

阿尔弗雷德一声冷笑,抓着他的手臂不由分说的回头,他的力气天生就大,又是年龄上的压制,伊万也就反抗了两下任他拉扯着。

“比赛当然要看现场,伊万,我很期待你会来的。”

那个时候的遗憾现在弥补也不迟,当时的自己一定会发现伊万的,即便是密集的人群中也能一眼看出伊万的方位。

 

他说的没错,整个体育场都挤满了人,但是欢呼的声音却不大,只有篮球鞋摩擦着地板和篮球的声音。阿尔弗雷德拉着伊万走了进去。比赛已经到了第二小节,这个时候的比分相差的挺大,对方高出了15分。

他和伊万站在侧面一个人稍微少了点的角落,这里能够看到正在后补席休息的自己。他正在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脸,额角处贴了止血的药粉和纱布。

阿尔弗雷德想起来了,那是一个救球的时候自己拼命的把球扔回场内给队友,然后撞上了篮筐的支架。伤口不大但是一直流血,止了血教练也只让坐冷板凳。

对方又进了一球。

“落后了17分,阿尔弗雷德你真的确定这场比赛你赢了?”伊万压低的自己的声音在他耳边诉说着,场内休息的阿尔弗雷德脸色也很差,没有运动却在不停的出汗。

身边的阿尔弗雷德拍拍他,“别担心,我记得这场比赛最值得看的是第四小节,但我忘了为什么我会扭转了比分。”

如他所说的那样,双方球员你追我赶,阿尔弗雷德始终没能上场,他不停看向教练询问意见,但是都被拒绝了。离第三小节结束还剩2分钟,比分相差13分。

伊万虽然不打篮球但也看过比赛,不由的为场上的阿尔弗雷德捏了把汗,但身边的这个阿尔弗雷德一脸的不在乎,甚至都开始观察体育场的环境了。

“我跟你说,这个灯特别的刺眼,我特别不喜欢。”他指着亮堂的白炽灯咂嘴,和场内那个人的表情鲜明对比。

巧的是刚好坐在他们前面的一对小情侣提前离场,阿尔弗雷德赶紧推着坐下,而他自己却站在旁边。

“万尼亚我第四小节会上场,你要替我加油。”

似乎是有点诧异他叫着自己的昵称,伊万有点愣神:“我会的……你去哪儿?”

“去洗手间,万尼亚要好好的看着我。”

伊万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眼看着第三节结束了全场的观众的表情仍然很担心,这是荣誉和名声,所有人都渴望着赢。

或是说,所有人都在等阿尔弗雷德的表现,他就像一颗耀眼的恒星,照亮幽暗的夜空,给垂头丧气的队友打气,笑容感染着在场的人。

他从来都是个温暖的小太阳,和西伯利亚难以融化的冰块完全不一样。

“嘿兄弟们,沮丧着脸可不是Hero的样子啊!我们还有十分钟呢,跟着我的节奏一分一分的拿回来,三分球多投几个,帅气的灌篮也不能少,我们不会输的。”

他穿着红色的球衣拍打着手里的篮球,做了一个NO.1的手势。

伊万猛然的一阵心虚,这样的小太阳,被自己拒绝了之后会撕心裂肺的哭泣吗?还是会咬着牙忍过去?有没有人给他安慰和温暖呢?

他竟然开始担心未来的事情了,真是托了那个29岁男人的福。

出乎意料的是,阿尔弗雷德本来是耍着帅,指尖转着篮球,在环视了一圈观众席后对上了伊万的视线,篮球也就因为失控掉在了地上。

他因为受伤就取下了眼镜,伊万不久前才知道那是平光镜,光着脸的阿尔弗雷德略显稚嫩,19岁的好年纪。

他正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伊万脑袋里突然冒出了29岁阿尔弗雷德的那句话,于是他微笑着朝着场内的阿尔弗雷德挥了挥手。

万尼亚要好好的看着我,那个人对他说。

“вперед。”

(加油。)

只是一句简单的加油,阿尔弗雷德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抓着篮球就冲进了队伍。

“嗯哼。”伊万偷笑一声,“真是可爱的小孩子。”

阿尔弗雷德虽然是主力,身体却是不够一开始的跳球,于是他站的老远等着自家队长抢到球传给自己。事实上他算的非常准确,圆圆的篮球拍在光滑的地板上,牢牢的弹进了自己的手里。

他没有犹豫,抓住球的一瞬间,转身,投篮,计数器自动跳转了三分。

只是一瞬间便丢了三分,对方队员也惊呆了,面前的这个金发男孩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跳跃的高度都非常的优秀。

阿尔弗雷德朝着伊万的方向看过去,像个期待表扬的孩童。伊万也被他的三分球震慑到了,立刻跟着人群替他鼓掌,并附之一个微笑。

接下来,无论是运球和投篮都像是一场表扬,完美无缺,比分已经拉平。又是阿尔弗雷德的球,伊万也在期待着他是会保险的投三分球还是用一个非常帅气的姿势扣篮。

比分翻转!果然他还是耍着帅选择灌篮了,篮球和篮筐接触的声音响彻体育馆上空,原本凝重的气氛现在早已沸腾,所有人都在呼唤他的名字。

“琼斯——琼斯——”

阿尔弗雷德享受着赞誉和欢呼,却也没有疏于观察,对方想要上篮,他只转了转眼珠立刻反应过来,快步冲到了对方中锋的面前,起跳盖帽。

从他发梢滴落的汗水还未和地板亲密接触他已经完成了一套动作,那是出于篮球员的本能。对方扣篮人的体型比他大了一整个号,阿尔弗雷德虽丝毫不畏惧,可体格的差距还是让他被撞倒在地,球进了。

“红色10号,撞人犯规!蓝色7号进球有效加罚一球!”

“What???”阿尔弗雷德对着裁判喊着,“是他撞了我!”

裁判摇摇头,似乎他继续说一句就会再次给他一个警告,技术犯规。

阿尔弗雷德紧握拳头,撑着手臂准备起身,脚踝一阵疼痛提醒了他刚刚的摔倒。队友赶紧递过一只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询问他的情况。

“没事,不要紧,我去休息十秒钟马上回来!注意抢篮板,那个谁说过,得篮板者得天下!”阿尔弗雷德拍拍他的手臂,忍着疼走向了后补席。

教练脱下他的鞋扭动了他的脚腕,阿尔弗雷德立刻就叫了出来。

“嘶——好疼啊。”

“你这样还想上场?”

“当然,还有最后五分钟了,我们必须得一直得分。教练赶紧给我喷点药,过了这个罚球点我就要上场了。”

“胡来,不可能的,除非你想留下后遗症。阿尔弗雷德,比赛是要赢没错,但我不可能让你带着伤去赢。”

阿尔弗雷德委屈的握着教练的手臂,他咬咬唇提出了一个方法,教练似乎是看他如此坚决的态度也就同意了,用了强力的止痛药水裹上纱布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痛感。

足以撑过两分钟。

他的提议是最后两分钟上场,能不能赢全看这最后的120秒。

他的队友没有让他失望,一直紧咬着分数,比赛还剩136秒,分数只领先一分,裁判吹响了哨子。

阿尔弗雷德和队友击掌,重新上场。

“交给我吧兄弟,我们会赢的。”

 

伊万不由的捏了一把汗,阿尔弗雷德的状态看上去并不好,他突然想起29岁的阿尔弗雷德曾经说过,他怕疼。

怕疼却带伤坚持,这样的阿尔弗雷德确实值得让观众为他疯狂。

他旁边的姑娘们已经吼叫的嗓子沙哑,伊万叹了口气站起来,他的声音在人声鼎沸的体育场很容易就被掩盖,但他还是依旧对着场内的阿尔弗雷德喊着。

“You are a hero! Alfred!”

他和阿尔弗雷德有默契,这是他最近才发现的,比如这句话淹没在了人群的欢呼中,阿尔弗雷德仍然马上抬起了头看着他。

“герой……?”

(英雄……?)

“Да。”

(是的。)

仅仅根据着对方的口型对话着,阿尔弗雷德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的有过力量和热情。汗水浸湿了他的球衣,他只用手背抹了一把汗,专心致志的投入进比赛,迎接队友的传球。

每一声的呼吸都在调节自己的状态,阿尔弗雷德压低了自己的身板更方便冲刺,他拦下了对手无数个球投掷给队友,又从队友处接回球一鼓作气的得分。

没有交流,全靠肢体之间的碰撞和眼神,队友信任着他,他也担当的起这份信任。在平常的练习中重复过无数次的上篮,三分球,灌篮,此时此刻的他球离手便不在看自由落体的方向,只有计分板的跳动的数字和人群的欢呼告诉他。

——球进了。

裁判吹响比赛终了的哨声,119比108,阿尔弗雷德带领全队以绝对的优势在最后两分钟翻转比分,拉开差距,获得了胜利,同时也虏获了在场许多姑娘的芳心,她们大喊着琼斯英雄。

带着帽子墨镜和围巾的阿尔弗雷德也不知是何时站在了他的身边,他松了松脖子上的围巾,场内的气氛太火热了,他们已经冲进了场内将英雄扔了起来。

“我的表现怎么样?”

“有目共睹。”

伊万起身不在去看起哄的人群,他提醒阿尔弗雷德今天是要出来给他添置衣服的。观众席已经没有了多少人,伊万替他裹紧了围巾,整理歪掉的帽子和围巾。

“走吧。”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即将走出体育馆的时候他转头看向了里面,年轻时候的他正在看着自己和伊万,隔着重重的人群。

他今天的红围巾一定也惹眼,19岁的愣头青应该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属于谁的东西,阿尔弗雷德朝他点点头露了个微笑,他似乎是想排开人群往这里走。

“别看了阿尔弗雷德,别被人发现了。”

“啊……嗯,知道了。”

伊万牵住那只悬空的手把他带离了体育馆,年轻的篮球员追出去的时候早已看不到伊万和那个人身影了。

只是他觉得,那个人看起来好熟悉,宛如天天见面的兄弟一样,可他确定自己没见过那个人,虽然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太阳西沉,傍晚的夜空缀着几颗明亮的星星。阿尔弗雷德在聒噪的说着自己比赛的时候多厉害,伊万只是侧耳倾听。

“你猜他会吃醋吗?看见你牵着我的手。”阿尔弗雷德晃了晃他们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伊万也没有松开的意思。

在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公然牵着他的手。

“吃自己的醋?你这么无聊的话不如多看点书了。”

不可置否,他本来醋劲就大,依稀记得某一年伊万和某个漂亮学姐谈笑风生的时候他差点把楼梯扶手给掰下来。

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心情不错,他摘了墨镜和帽子,晚风轻轻吹起他的金发和围巾

“真羡慕他啊,把自己帅气的一面给自己喜欢的人看到了。”

伊万突然心脏抽痛了一下,因为这句话。


-TBC-

抽空来码个字

虽然很想写出19米打篮球帅气的样子但是失败了【泪

比赛都是根据想象来写的各种不要当真

终于还是让他们见上了一面还是老远的对望一眼

我的情敌是我自己嘛www

以及是不是这个梗都不是很喜欢_(:з」∠)_因为我看都没什么人看样子

【蹲墙角


评论(14)
热度(116)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