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旧歌 [1]

 

旧歌



*随时坑谨慎跳

*大佬露X卧底大佬米

*原创角色视角

*给凉野太太~比哈特!





【1】


爱是恶之诱因,恶是爱之系果。

 

 

乌云密布的天空渐渐飘起了雨,我迎来了一个新客人。

裹上护膝放下了裤边,莫斯科的天气寒冷的刺骨,这疼痛无时不刻的提醒着我。

旧伤是年轻时候在枪林弹雨中滚出来的,好在我这伤不会殃及性命,但是三十岁之后我再也没有和他们一起举枪对着别人了。

想着不能让年轻的记者小姐等太久,我拄着拐杖出去了,她正在看我放在柜子上的合照。

干我们这行的,最反感的事情就是照相了,我还记得这张照片是某一年圣诞节的时候老大主动提出来的,当时我们都吓坏了,我都把咬在嘴里的鸡腿丢了出去。

照片当时是人手一张的,只不过后来拥有这张照片的人都去世了,死于一场大火。

那场大火不仅夺走了大多数兄弟们性命也毁了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家,侥幸逃过的兄弟们想过要重新建立起组织,取老大的遗产和最后资金的时候发现了他给我们的信。

他希望我们好好生活别继续拿枪了。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我连枪都拿不好的时候老大曾经这么跟我说过的。但是当我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哭了,连带一群兄弟都哭的像奔丧似的,后来我们还是没有碰那笔钱,就各自分散了。

我们的组织,подсолнечник(向日葵)从此也不存在了,那时候的媒体引起了很大的轰动,那场爆炸和大火几乎蔓延了三分之一的莫斯科,伤亡惨重。

包括大佬和他的情人。

不知道这个年轻的记者时隔了45年重新找到我想干什么,陈年旧事提起来也没意思,很多事我也忘的差不多了。

只是我一直记得,那只鸡腿是我这么年以来尝过最好吃的。

 

“沃格特先生,您好。我最近想做一部关于上个世纪黑社会的纪录片,想问一些关于подсолнечник(向日葵)的事情,您方便告诉我吗?”

把这个社会最丑陋的东西公布于众,博一个噱头,现在的记者都喜欢这么干。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您的嗓子你在哪场大火里受伤了吗?”

真是敏锐的小姑娘,我看着他清澈纯净的蓝眼睛一时哑言,很多年前我也曾经见过这样的眼睛。身边满是肮脏交易的环境,依然还是保持着这么干净的眼神。

我扶着椅子坐下,腿部的不方便导致我不能久站和久坐,每当下雨天也格外的疼,她好心的过来扶我。

“您能说说看关于布拉金斯基先生的事情吗?”

啊……真是遥远的名字,这个名字把我带回了四十五年前。。

 

故事就从我发现了他们的爱情开始说吧,那个时候我才二十岁,刚刚入了会,只是跟在人群最后的小喽啰而已。

 

“沃格特,你去把这张录像带拿去给先生。”

托里斯这么拜托我。

 

我想,如果不是他这句话我也不会发现了我老板的奸情,哦不,恋情。

先生是我们对老板的称呼,我是觉得黑道老大的用这么文雅的称呼有点奇怪,但是老板长的一点也不像混黑道的,反而像个……花农?

为什么像花农也不是我这样的马仔可以胡乱猜测的,是老板自己说的啦,他说要是没有一手组织起来,他现在就在乡下种田了。

如果没有建立起组织,所有人都能幸福的过日子。

言归正传,其实我入会半年都没有见过大佬,关于他的形象我也是道听途说的。听说是个头高大,一头银发,经常带着鬼畜的笑容,在战场浴血的时候仿佛死神降临,而且最拿手的武器不是枪不是刀而是铁棍子。

对,铁棍子。

迷一样的老大啊,我要仰望老大一辈子!铁棍子纵横沙场的老大!

不过都是据说,我没见过。

“先生在这?前些天乔治说先生去美国和对头谈判了……唔……你干嘛!”

托里斯赶紧过来捂住了我的嘴,生怕别人听见。也是,老大的行踪哪是我们能掌握的,瞄着老大性命的鼠辈可不少呢。

“嘘——!傻小子,这种事情别大声说。”

“我知道我知道,那老大真的在莫斯科?还在我们这个分会据点?”

经过半年的摸爬滚打我终于爬上了一层,进了分会,据说老大经常会来这里。

“没错没错,给你个机会去见你的偶像,把这个拿给他。”

那我终于能见到老大了?欢呼三秒!

我赶紧拿着录像带奔上楼,老大会在擦他的武器还是在看最近闹事者的资料呢?一个组织的领头应该很忙吧,我千万不能多打扰他啊。

事实上我都猜错了,他在和他情人打啵,那叫一个难舍难分。

不是我要偷看的!他们没锁门啊,也不是我不敲门!是他们根本没关上门。

至于为什么我说的是他们,因为老大吻的是个男人。我也就看到一眼,老大这么敏锐的人立刻就发现了我的存在,赶紧把门关上了,还瞪了我一眼。

好可怕的眼神,那个什么浴血的死神一点也不夸张。我有看到另一个主角,挺年轻的一个男孩子,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金发倒是有点像咱们组织的名字。

подсолнечник,向日葵,在太阳底下的。

其实我对组织这个名字挺有意见的,一个黑帮,一个屌到飞起来横跨欧亚的黑帮,取了一个幼儿园一样的名字,我其实是很想一枪崩了取名的。但是托里斯提醒我是老大亲自取的……我默默的收起了枪,事实上我连枪还不会使。

其实这名字也凸显了老大还有一丝纯真?难得身在这样的身份有这种心境,很厉害啊。

又岔远了,目睹了奸情的我傻愣在原地,可能我就快被灭口了吧。

因为……没听说老大有恋人啊!这么机密的事情被我知道了,我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八成待会儿托里斯就要给我收尸了。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老大已经打开门邀请我进去了。我这才看见他的长相,怎么说呢……童颜吧。

说是金发饭还是有点浅金色,眼睛是十分罕见的深紫,多看一眼就会深陷进去的那种,还有脸上的笑容。

啊……恶魔的微笑。

“先生,这是给您的。”

我赶紧递上东西转移他的注意,说不定他就大手一挥喊我滚了。

“谢谢。”

嗯?这么有礼貌?而且是童声啊!童颜童声,这人是我们家大佬?

我开始怀疑了。

他接过我手上的录像带,我和他的手碰到了,他体温好低,手冰凉凉的。虽然莫斯科很冷,在有暖气的屋内还这么低的体温也太不正常了。

他没喊我走,我也不敢动,于是我就用余光看了看周围。这个房间很宽敞,设计之类的也挺有心意,引起我注意的是一张非常大的沙发。

那个金发的青年翘着腿坐着喝饮料,这个不能怪我脑补了,说不定他们经常在上面做一点奇怪的事啊。

等等,老大是喜欢的男的吗?那……我有机会吗?

呸呸呸,胡扯什么,我是直男。

“Oh~万尼亚我是不是要回避一下?是你们组织的重要文件?”

看来这个男孩子挺有自知之明的,一个人知道的秘密越多就越危险。

“没必要,无关紧要的东西。”

老大已经放起了录像带,看来是对他的情人很放心啊,这人什么来路啊?居然能避开所有兄弟的耳目跟老大搞在一起?

然后尴尬的事情来了,托里斯好像给错了录像带,他给的是……A片的。

公放的音响里突然传出了娇媚的女声,老大顿时一愣,那个青年也愣住了。

完了,我不死也要死了,托里斯你害得我好惨啊!

青年好像来了兴趣,他走过去看了眼电脑,然后疯狂的笑了起来,这笑声我都不怀疑楼下的托里斯能不能听到,简直魔音。

“太夸张了,阿尔弗。”

老大秒速合上了电脑,伸手去揉情人的金发,他们看起来很亲昵,不像是一朝一夕的相处培养出来的。

“别关上啊,万尼亚不想跟我试试里面的内容?”

啥?我听到了什么?大白天这么露骨?老大喜欢这么奔放的男孩子?

我我我我……我还是个处男呢!

老大似乎拿这个人很没办法,他无奈的笑着把A片还给我了……还喊我去把真的录像取过来给他,看来我还能多活一会儿,但是我不想见他们了啊!跟个电灯泡似的。

等下还是托里斯自己送吧,说起来我看错他了,他居然赶在工作的地方存A片,真是不怕扫黄的。

不对哦,哪有条子敢扫我们这里啊。

 

说到这里,我的喉咙突然一阵瘙痒,自从被烟呛了之后我就很少有这种感觉,只不过回忆起当年,旧伤都出来表示一下存在感。

我看向了听故事听的聚精会神的记者姑娘,她在笔记本上快速记录着。

“原来传闻是真的,布拉金斯基先生的伴侣是位男性。”

“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小姑娘。”

“好的,您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这把老骨头啊,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太多了,现在都是自食恶果。

润润嗓子之后我想继续说,但她打断了我。

“冒昧的问一下,沃格特先生您有妻子和孩子吗?”

她这么问是想确定我的性取向吧,虽然我现在也很崇拜老大,但自始至终我还是喜欢女性的。

“没有,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但她不适合我。”

我们这种随时见上帝的职业,哪有什么权利去喜欢别人,交托了真心说不定下一秒就辜负她了,何必耽误她们呢。

“我看您身体不太好,这些年都是一个人熬过来的吗?三餐怎么解决呢?”

他的眼神透露了些许心疼,这小姑娘看来挺善良的,还会同情我这样的糟老头。

“独来独往惯了,食物随便凑合吃。”

我也吃不惯好东西,那个时候不富裕,能温饱就可以了。

她合上笔记本提裙站了起来,白色裙边沾了地上的灰尘她也没发现。

“今天打扰您了,您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

“要走了吗?”

“您……挽留我?”

我笑笑。

“太久没有人来看我了,老头子的胡言乱语,小姑娘别当真了。外面下雨了小心路面泥泞,白裙子弄脏了就不好看了。”

她抿抿嘴,撕下了笔记本的一张纸在上面书写着,然后递给了我。

“这是我的名字和电话,如果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告诉我。”

看名字是个俄罗斯人啊,难怪五官如此精致。她让我想起了老大的妹妹,我们都称呼她小姐,关于小姐的事情下次跟她说说吧,小姐是那场火灾里被救出来的幸存者。

她应该会有兴趣的。

记者轻轻带上了门,屋内老旧的灯泡闪了两下熄灭了,突然笼罩了一片黑暗。

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烈烈作响的声音,那是火焰燃烧的声音,还有此起彼伏的呼救声,老大和他情人的声音尤其的清楚。

“阿尔弗,快点走!别管我了!”

“不可能的,我们出不去了,万尼亚。”

这是我仅存的记忆了,他们之后有很多的对话,但是这段对话像是被刻意抹去了,我始终想不起来。

 

-TBC-


随便开个头 填不填看心情


评论(9)
热度(80)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