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冷战组】旧歌 [2]

*随时坑谨慎跳

*大佬露X卧底大佬米

*原创角色视角

*流水账注意




【2】

 

雨还是没停,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膝盖又开始隐隐作痛,我记得冰箱已经没有食材了,看来今晚要挨着饿过去了。

兴许是年纪大了,看着小姑娘们青春活泼的模样感觉自己也回到了二十岁,那时候的娜塔莉亚小姐也喜爱穿着白裙子,在我们一群黑压压的衣服里煞是显眼。

不知道如今的小姐去了哪里,是否仍然坚信着老大还活着。

是的没错,娜塔莉亚小姐是唯一一个认为他的哥哥还健在的人,她今年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如果还能再见她一面就好了,不仅是她,当初从火灾里活下来的兄弟们,在剩下为数不多的生命里,我还想见见他们。

漫长的回忆导致我脑袋逐渐意识不清,最近一直都是这样,生怕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会忘记,于是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放,很多遍之后就进入了梦乡。

我这是要痴呆了吧,人老了就是容易操心,和我一般大的兄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是否也被病痛折磨着,我们这些人也只有老大的生命停留在了最辉煌的年纪,他没有苍老没有痛楚。

本以为今晚又是安静的回忆陪伴我入睡,没想到那个记者又回来了,她的伞已经被风刮的起不到什么作用,衣服也湿漉漉的,那条白裙下摆都要被染成了土色。

“沃格特先生,风雨太大了我无法离开,您能收留我一晚吗?”

好吧,她在打什么算盘?看上我这老头子了?

开玩笑的。

“我去巷子口买了些吃的,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用餐吧。”

她大摇大摆的进了厨房开始倒腾,这样子真像一个新婚的小妻子,可惜我没有娶过妻,年轻时没有体会过反而花甲之年有了这样的待遇,受宠若惊啊。

“为什么回来?”我问她。

“还想多了解一些事情,您说的故事很有意思。”

可从来没人这么说过,原来我还有说故事的天分。

 

摆上桌的菜肴都十分合胃口,她很期待的看着我,这反而使我不太敢说话了。以前老大就说我太沉默,永远都是躲在最后面不说话的那个,但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内心对话有多丰富,我只是不善于表达。

“您在想什么?虽然我只和您相处了短短几个小时,我觉得您是个单纯且天真的人。”

“小姑娘才是天真,单纯的人是难以在那个时候存活下来的。”

她点点头,吃了几片翠绿的菜叶就停下了手。女孩子的胃口都这么小?娜塔莉亚小姐也是,每次用餐都是只吃一点点。

托里斯和我说过,她是希望老大更关心她。

可是老大的眼睛里只有他的情人啊,不停地问他有没有吃饱,多吃一点。他吃的已经很多了,至少是比我们在场各位吃的都多,第一次见到他的食量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是我觉得最温暖的时候,只是没想到后来……

那些事让我仔细回忆回忆后在说吧。

记者掏出了她的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我其实没有说很多,她把很多关系都已经摸清楚了。聪明的小姑娘总是讨人喜欢。

“关于您如何成为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心腹,来说一说吧。”

我拍了拍满是皱纹的脸,思绪回到了过去。

 

“托里斯,如果我突然暴毙了,你记得把我葬在一个好地方。”

我双手合十,翻着白眼。

“你在说什么?你做了什么让先生要对你下毒手?”

还不是因为你的黄碟!好像也不对……我致死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我目睹了他的奸情,还是我自己的错。

我还在思考,他显然是不太理解我的,他问我:

“你不会是知道先生不为人知的秘密了吧?”

厉害厉害,一下就猜对了。

“托里斯,你知道老大有结婚对象吗?或者是恋人之类的。”

如果大家都知道,那我应该就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了吧,没想到托里斯一副八卦的样子看着我,他一定是误会了我跟他一样八卦。

“没有哦,我们一度怀疑他是性冷!耳朵过来我悄悄跟你说,尼克洛夫那个老家伙你知道吧?”

我赶紧凑过去,点点头:“我知道,一把手。”

“他女儿生日宴会的时候,那姑娘一看到咱们老大就坠入爱河了,吵着闹着要他父亲凑对。但是吧,你知道咱们老大这个性格,不乐意谁也不能勉强。“

我似懂非懂的看着他,和一把手的千金联姻对组织上下都是有益的,我觉得老大应该是那种会顾全大局的人才对。

这么好条件的女孩子老大都不要,那么楼上那个大男孩也估计只是玩玩的吧……早有所闻他们这些大佬级人物有这个癖好了,倒是可怜的那个男孩子,长的俊俏又英气,活像个小太阳似的,活力四射。

托里斯似乎是来了兴致,说的更大声了。

“那个姑娘的相貌绝对配得上咱们老大,老大退回了她送的所有东西,连邀请用餐都拒绝了,你说老大不是性冷是什么?”

我想可能不是吧……他吻那个男孩子的时候一点也不像个性冷,热情的像要把那人吞吃入腹一样。

“沃格特,我跟你说啊,咱们老大有个癖好!”

“是什么?”

“那就是……很容易厌倦一件事或者一个人。”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我抖了抖,托里斯还在长篇大论的说着那个倒追老大的姑娘,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进来了,我很警觉的回头看,竟然是娜塔莉亚小姐。她依旧一袭白裙加了一件黑色的外套,细高跟鞋衬的她整个人像只高傲的孔雀,但她的表情是怒气冲冲的样子。

“哥哥呢?”

“先生在楼上,小姐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

但是我说话她怎么会理呢?

其实我是为她好啊……果不其然,十分钟之后她跑下楼了,还用手掩着脸,大概是哭了。

娜塔莉亚小姐对他哥哥的感情不简单我们谁都知道,可是我本以为老大是因为他们有血缘关系才远离她的,看来不仅仅是这个原因了。

我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也没兴趣八卦,这事平静了几天之后我以为就这么过去了,我还是那个跟在人群后面打杂的小喽啰。

没想到有一天早晨,我的上面那级别的兄弟突然一起找到我,那阵势想要揍我似的,吓的我半条命都没了!

谁知道他们很客气的问我的名字,说老大要见我。

咦?此等殊荣?

我颤抖着跟他们上车去见了老大,那个地方我没去过,应该是老大的私人住所,很隐秘很隐秘,普通人找不到的地方。

有时候想想,他们这样的大人物也挺可悲的,连生活在喧闹的人群都不行,只能独自一人站在高处被人仰望和崇拜,那么他有羡慕过普通人吗?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问问他。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金发青年也在,看来老大是真的喜欢这个新宠啊!我又想起托里斯说的,老大很容易厌倦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也不例外了?

不知道还能见他几次,说不定哪天看腻了他就一枪崩了。

“万尼亚快瞧,沃特森来了。”

他正在玩着一把枪,我对枪支这些没什么研究,因为我不会用。但那把枪看起来就价值不菲,枪管的色泽和口径,扳机的弧度连我这个外行人都觉得厉害。

他会用枪啊?也是哦,跟在老大身边的没点能力不行啊,我把他想成是那种柔弱的卖屁股男孩是我错了,他各方面看着就不像。

而老大正在坐在桌子前认真的看着电脑,脸色不太好的样子,难道我也有能为老大排忧解难的机会?我不是在梦游吧?

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确认一下,我的动作好像逗笑的那个男孩子,他的笑声依然那么可怕扎耳,我估摸着他把老大都吓了一跳。

“阿尔弗你笑太大声了。”

“抱歉抱歉,沃格特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啊。”

老大站起来对我笑笑,朝我走过来了。我有点害怕了,虽然我崇拜老大,可是他的样子就让人心生敬畏,那个叫什么来着?气场是吧?

“以后你就跟着他吧。”

老大对着我说,他说这个“他”应该是指的旁边的金发青年,笑的很夸张的那个。

“啊?”我傻不愣登的问。

“嘿,万尼亚说以后你就跟着我,是我小弟啦!”

所以,我被升职了?变成了情人的小弟啊……不对,是仆人,他一看就是会差遣我的人,闲着无聊的时候就会折磨我,我都看出来了!

那那那老大有天甩了他的话,我是不是也要跟着他一起滚蛋?

这真的是个好差事吗?可是拒绝又不可能,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姓琼斯,随便你怎么叫。”

“你好,琼斯先生。”

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他还是心存芥蒂的,毕竟他现在的形象还是个被包养的男宠,老大有对我嘱咐过一些事情,我觉得我被秀了一脸。

“阿尔弗起床气比较重,喜欢甜食和打游戏,无聊的时候会看书看漫画,每周要去两次射击场练习,没事不要出门,一定要出门的时候要稍微伪装一下。”

你看吧,我就知道我变成仆人了,我听着老大的教诲,一条条铭记在心,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拖出去枪毙了。

其实不难发现,老大是个用情至深的人,他没把琼斯先生当成床伴或者泄欲工具那种,上完就扔的,反而是很疼他的,想要给他最好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琼斯先生也不难相处,心性还像个小孩子,难怪能吸引老大。老大基本上一周能来看琼斯先生三次左右,忙的抽不开身也会通很久的电话,每次琼斯先生都是很开心的抱着电话不松手,看来他也是很想念老大的。

从种种表现看来,我断定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恋人,不是逢场作戏的,然后悲哀的发现我快跟托里斯一样八卦了。

关于老大最近在忙什么我也能从琼斯先生的嘴里了解一些,他心情好像很糟糕,我第一次在他脸上见到这种情绪,既不甘又遗憾。

但我不是会问东问西的人,只会闷头干活,我想他们也是看中了我这点才提拔我的。但是我很无趣啊,如果琼斯先生想找个玩具一样的小弟,托里斯更适合。

“沃格特,我们出去旅行好不好?”

“先生没有安排琼斯先生这项活动。外面很危险。”

旅行岂不是见不到老大了?他们吵架了吗?说起来我好像很久没看到老大了,他不会是厌倦这个活蹦乱跳的小太阳了吧。

“不要什么都照他的安排啊,我最讨厌被束缚了,整天说什么危险,我只有十岁吗?莫斯科这种地方根本就没有人认识我好不好……”

“先生是担心你,如果琼斯先生想旅行的话,我去和先生说一下。”

“免了免了,他不陪我去哪儿都无聊。”

有必要这么欺负我一个单身的吗?

琼斯先生撇撇嘴专心打游戏去了,这些游戏都是老大差人昨天送来的讨他欢心的,但是效果不怎么样,他还是绷着一张脸。

我虽然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毕竟我还是个小弟,不该知道的事情还是不要去深究了。

一个人知道的事情越少越是安全。

最终琼斯先生还是耐不住无聊,主动跟我说了起来。我这才知道他是在吃醋,因为老大和别家千金小姐应酬去了没能陪他,他鼓着一张脸把手柄扔了出去。

看来不管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都不简单。

 

记者停下了笔,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

“您累了吗?”

“不,还好。很少有人跟我说这么多话。”

“琼斯先生和布拉金斯基先生的关系维持了很多年?”

很久很久,他们如果现在活着,也一定是在一起的。说这句话我还是会心虚,设身处地的想,我恋人骗了我很多年,我是没有老大这么看得开。

老大能够原谅琼斯先生的欺骗足以证明他的决心。

那个人对谁都可以残忍,唯独对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包容都能触怒组织所有人。

人真的很复杂,我揣摩不透他们。

“记者小姐,你结婚了吗?”

她腼腆一笑。

“没有,但我有未婚夫,我们认识七年了。”

“假如你的未婚夫从认识你的时候就欺骗了你,你会做点什么?”

她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的问题,寒冷的空气让她抖了抖身体。

“不必去想了,气温低,你去柜子里取件衣服穿上吧。”

“好的。”

她起身走到了柜子前,指着那张照片问我:

“这个人就是琼斯先生吗?”

我不太能看清她指的是谁,年轻的时候我的视力非常不错,老了之后却越看越模糊。

“唯一一个戴眼镜的就是琼斯先生,旁边带着围巾的就是老大。”

她没有说话,一直盯着照片。

“怎么了?记者小姐。”

“他们很般配。”

这句话很多年前我好像也说过,琼斯先生非常开心的和我道了谢,我还记得他信心满满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个世界能和万尼亚并肩站立的只有我。

多么强势霸道的一句话,老大听的笑容都变大了。

下次有机会让我回忆他们甜甜蜜蜜的爱情吧,暂且忘了那些彼此伤害的事情。



-TBC-

过度章没什么 

因为下面的剧情一团雾水我也搞不懂到底要怎么写

暂且坑着吧 

评论(2)
热度(60)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