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已经走远了

【春待组】小甜饼之巧克力松饼

给阿每的贺文x

 @目每 小天使生日快乐!

又名 我的哥哥和我的相亲对象勾搭在一起了怎么办

吃下这块甜饼就是我的人了!



巧克力松饼


0

“小阿尔,你不觉得你最近的料理做的味道越来越奇怪了吗?”

阿尔弗雷德停下手中正在切片的番茄,看向了苦恼的厨师长。这块由他完成的松饼的卖相和搭配都非常完美,但却只被切了一小块就撤下餐桌了。

主厨弗朗西斯取出一块未动过的松饼,蘸了点冰激凌递给了阿尔弗雷德。

“尝尝。”

冰激凌的甜美阻挡不了松饼本身的苦涩,阿尔弗雷德清楚,他没有烤焦也没有少撒糖粉,是用心做出来的食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上周开始,由他经手的食物都被客人说很难吃、味道很怪异。

“弗朗西斯你说我是不是突然之间不会做菜了?以前我最拿手这道甜点了。”阿尔弗雷德放下了松饼,又尝了一下刚刚被撤回来的意面,那味道像是放了三个月的臭袜子。

“哥哥我觉得小阿尔你呢,是缺了少灵感,你缺乏来自于身边人给予的甜味,你懂吗?简而言之就是,小阿尔,你该去谈一场恋爱了。”

阿尔弗雷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自他成年后就专心致志的跟着弗朗西斯学做菜,根本没想过交个女朋友充实下自己这件事情。他摘下了厨师帽,想了想后对弗朗西斯投去一个肯定的眼神。

“那我试试吧,你有适合的女孩子介绍给我认识下。”

弗朗西斯握了握拳,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条。

“正巧了,哥哥这里有个人选,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我大学室友的妹妹,刚刚分手没多久。明天9点去见她,现在我放你假去买套新衣服。”

他推搡着阿尔弗雷德出了厨房的门,暗搓搓的给伊万·布拉金斯基发了条消息。

 

1

阿尔弗雷德平常也不太注意自己的衣服搭配之类的,觉得穿着不难看就行,所以弗朗西斯叫去他买套新衣服倒让他犯了愁。纸条上的地址写的也不是高档饭店,就是个普通的咖啡厅,如果换套西装是不是太夸张了?

索性他脱下了围裙回家研究食谱去了,弗朗西斯发来了消息,叮嘱他小心应付娜塔莉亚,俄/罗/斯女人的颜值和脾气成正比,还附了张女主角的照片。

从照片上看,娜塔莉亚的的确确是个美人,皮肤是斯拉夫人特有的白皙,头发也是罕见的奶金色,同样罕见还有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但她的照片就给阿尔弗雷德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

管他呢,见招拆招,俄/罗/斯女人也是女人,甜言蜜语总是喜欢听的,好在他这人一个优点就是健谈。

第二天特意起了大早,翻箱倒柜找了件白衬衫,照了好一会儿镜子才敢出门。他的视力不怎么好,常年戴着眼镜,循着路牌找到了约定的这家咖啡店,老远就看见一个奶金头发的人坐在哪儿看书,不是很冷的天气也围着一条纯白色的围巾。

但是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不是长发的女孩子吗?

阿尔弗雷德站在他旁边打量起来,这人和照片上的女孩子有七八分相似。但面容再怎么相似也看得出这是个男人,女孩子的胸才不会这么平坦,这个男人还总笑眯眯的,和娜塔莉亚给人的感觉天差地别。

认错人了吧,阿尔弗雷德想了想,找了另一张桌子坐下。娜塔莉亚应该是在家里打扮多花了点时间,所以还没来,于是点了杯可乐继续等人。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那个戴围巾的男人朝他走了过来,拉开凳子就坐了下去,阿尔弗雷德这才看见他拿了本什么书,《Cold War》。

“你好。”

“呃……你好,我在等别人,方便的话请不要坐在这里。”

那人笑了笑。

“你在等娜塔莉亚?抱歉,她今天不会来了。”

“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并不是,她有恋人,所以不会来跟你见面的。”

阿尔弗雷德了然的点了点头,既然有了恋人为什么弗朗西斯还要叫她跟自己见面呢?难道另有隐情?

对面那个男人依然保持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是她哥哥,弗朗西斯的大学室友。”

“没能和娜塔莉亚小姐见一面是我的遗憾,替我向她问好。”

阿尔弗雷德看向了墙壁上的挂钟,时间还早,既然约会就约不成了,正好可以去采购一趟回家做顿好吃的慰劳下自己,他礼貌的向面前这个男人道了别,准备去结了他们两个人的帐。

 

2

“小阿尔,外面有人找你。”

“好的,马上来。”

阿尔弗雷德擦了擦刚洗完的手,在甜点屋内坐着的是娜塔莉亚的哥哥,弗朗西斯用手臂顶了顶他,一脸八卦。

“你不是那天没和娜塔莉亚见面吗?怎么人家哥哥找上门了?”

阿尔弗雷德撇撇嘴,他还是你大学室友呢,你应该更了解他吧?

“我去看一下。”

摆放在伊万面前的全部都是阿尔弗雷德曾经的拿手菜,他只动了几下,巧克力松饼上淋的冰激凌纹路都没有被弄乱。

“坐吧琼斯先生。”

“抱歉,店里有规定,我们不可能和客人同桌。”

“那么我直问了,你想见娜塔莉亚吗?”

阿尔弗雷德有点莫名其妙,他至始至终都不认识娜塔莉亚这个女孩子,对她的兴趣也平平,换句话说娜塔莉亚这个角色可以是任何人,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追着这个问题不放?

“不,先生,祝她幸福。”

“明天9点还是那家咖啡店,她会去的。”

那个男人丢下这句话就走了,出门前还和弗朗西斯挥了挥手。

阿尔弗雷德一脸搞不清状况的样子,他本来不打算赴这个约,但是如果他不去,让一个女孩子等他也太不好了,于是他和弗朗西斯请了一天假,还是准备去看看。

这次反而没有上次更注重了,阿尔弗雷德随意套了件白T恤和红色连帽衫就出了门,他打算和娜塔莉亚说清楚,既然她有了心上人就一心一意的对他,不要随便的就跟别人男人相亲,这很过分。

但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说出口的机会,因为来赴约的是伊万。阿尔弗雷德连凳子都没有坐下,语气加重了问他的话。

“我说,你们兄妹是在耍我吗?”

“怎么会,娜塔莉亚刚好有事,所以拜托我陪你玩一天。”

“算了,先生。我以后不会和她见面了,她瞧不上我就直说,不用借着哥哥的借口。”

伊万笑眯眯的给他点了杯可乐,招呼他坐下。

“别气,她不是这个意思。”

阿尔弗雷德简直想一个白眼翻过去,抓着可乐大口喝了起来。

 

3

他今天是请了假的,就这么回去睡觉也太浪费时间了,于是他决定拖着伊万去市场逛逛,让他提着东西也好,全当惩罚了。

出乎意料的是伊万很乐意这么做,他像个经常出入厨房的熟手,轻易的挑到了上好的牛肉和素食,还主动去结了账。

伊万提出了请他喝下午茶的要求,阿尔弗雷德想了想也就答应了,正好可以试试别的厨师做的甜点。

服务员端上了一碟巧克力松饼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颇为兴奋,他迫不及待的切了一块放进嘴里,然后失望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

“这个做的很难吃,只是光有甜味,一点幸福的感觉也没有。”

“我听弗朗西斯说你最拿手的甜点就是巧克力松饼,有机会我想试试你做的。”

阿尔弗雷德提醒他:“你上次已经尝过了,我做的比这个更难吃。”

伊万摇了摇头。

“我是说你恢复到正常水准的时候再做给我吃,让我尝尝幸福的滋味。”

“我恐怕是做不到了。”

阿尔弗雷德勉强的笑着,又切了一块松饼咬住,嘴里含着东西,他的话伊万没能听个明白,只是觉得这个小厨师低垂着眼帘的样子意外的可爱。

“你觉得这家店的东西怎么样?从你专业的角度来说。”

“嗯……”阿尔弗雷德嘴里含着叉子,海洋色的蓝眼睛转了转,“有可取之处,食物就太单调了,没有自己的心思,这样的人只不过是迎合大众的胃口,并不是真的想做出好吃的食物。”

他自嘲的笑了笑,补充道:“不过我也资格这么说,我连正常口味的食物都做不出来。”

伊万喝了口热可可,没有说话。

 

4

“阿尔弗雷德,我们看场电影吧?时间还早。”

“看哪一部?”

“这一部吧。”

阿尔弗雷德不是很能理解伊万为什么要带他看爱情片,放着刺激的动作大片不看,两个男人坐在最中心的位置看着男女主角亲嘴。阿尔弗雷德有些尴尬的偏过脸去,抓了一把爆米花塞在嘴里。

“太甜了。”

他其实不怎么喜欢爆米花这种甜的发腻的食物。

“嗯?你也觉得男女主角很甜啊?不知道后来会不会有其他发展呢,这才刚开始。”

“啊……嗯。”

阿尔弗雷德想澄清他只是说爆米花很甜,没想到伊万看电影看的这么认真,他也不好在说什么,只能专心的看起了电影。

至于为什么电影高【啊】潮迭起的时候,男主角强吻了女主角,伊万也直接凑过去强势的吻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阿尔弗雷德被吓得忘记了拒绝,任由对方直接欺身过来加深这个吻,简单的吻开始变成了唇舌交缠,直到后排的单身人士恶狠狠的提醒他们这是在公共场所,接吻的声音能不能小一点之类的,阿尔弗雷德才推开他离开了放映区。

而始作俑者把这一切归结于情到深处。

“我很容易带入角色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使劲擦了擦被吮吸红肿的嘴唇,被吻过的地方都泛着一丝丝的酥麻,或许他真的如同弗朗西斯说的那样,该谈一场恋爱了,找回能让他做出美味料理的幸福感。

 

5

令人惊奇的是,经过那一天之后阿尔弗雷德的料理水平又正常了,他做的东西重新获得了客人的认可,每天甜点屋都挤满了人,尽管他整天忙的累死累活,依然觉得很满足。

“厚多士一份和巧克力松饼一份,小阿尔。”

弗朗西斯抓起了一块正在撒糖粉的松饼,塞进嘴里。

“喂,那是客人的。”

“没关系,我帮你做一份。你老实说,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是娜塔莉亚?”

“不用了,我想自己做。还有关于那位娜塔莉亚小姐,我都没见过她。”

“那就奇怪了,没恋爱这股甜到心坎里的幸福是从哪里来的?”

阿尔弗雷德从烤箱拿出烤好的面包边,将切好的面包芯放进去,挖了一勺香草冰激凌和马卡龙做点缀递到了他面前。

“小阿尔~快说嘛,哥哥很想知道哦。”

“我没有交女朋友,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有的事不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的。”

弗朗西斯耸耸肩,端着他做好的厚多士放到了提升机上,目送它到二楼营业厅。

“对了,伊万在外面等你,他最近怎么总是来找你?”

他想了想到底怎么回答弗朗西斯比较好,然后直接吓得弗朗西斯差点用面包噎死了自己。

“嗯……因为他是我男朋友。”

“喂喂喂,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那你刚刚还不承认!”

“不要用这么难听的词,弗朗西斯,我只说我没有女朋友,没说我没谈恋爱。”

弗朗西斯发誓,他认识阿尔弗雷德这么久从来没看过他现在洋溢在脸上的微笑,他正在做一份巧克力松饼,那是伊万点的餐。

 

5.5

接近十一点,刚盯着阿尔弗雷德催他去睡就听到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了,他关掉了和恋人的聊天框后去开了门。

“娜塔莉亚,这么晚还不睡什么事?”

“最近总是见不到哥哥。”

伊万怜爱的抚了抚妹妹的金发。

“那是因为哥哥恋爱了。”

娜塔莉亚仿佛吃了颗炸弹一样跳开,声音都放大了一倍。

“什么?是谁?”

“上次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甜品屋姓琼斯的厨师,你拒绝了和他的见面,他真是太可爱了……好了亲爱的妹妹,你该去睡觉了。”

 

那么,求娜塔莉亚心理阴影面积。


-END-

啊真的好想吃巧克力松饼和厚多士啊...【望天

评论(6)
热度(91)

© 琼斯先生的呆毛 | Powered by LOFTER